桂林排插价格社区

十日谈 | 塑料花城市

楼主:Vista看天下 时间:2019-01-01 20:51:20

11月30日,印度新德里,儿童在亚穆纳河沿岸玩轮胎。(东方IC 图)


● 还是从北京开始吧。我是真见识过北京的冬天有多冷。2007年初,我来北京实习,住在北四环汽配城的一间平房里。那屋子只有七八平米,放了张单人床就占去一半空间。绿油漆的木门和门框间最大缝隙能放进手掌去,窗户有块玻璃也破了个洞。这些都用报纸糊上了。不过,滴水成冰的冷空气仍然能顺利渗透到屋子里来。朋友给我搬来了一个笨重的简易电暖气,用处也不太大。好在我带了两床被子,每天晚上蜷成一个团睡觉。那个院子里还住了很多像我这样的年轻人,都是在汽配城工作的。早晨起来,大家端着盆去户外水龙头那儿洗漱,地下满是冰。我们踩在砖上走,像是在练梅花桩。不过,现在想来,这座城市终究留了一间破屋给我,那时候再冷,也冷不过今年的冬天。


● 官僚机构特有的强势、冰冷、坚硬,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这个冬天应该是感受到了。他上任之初,就宣布要重组﹑精简国务院,让这个机构变得更高效也更有力。但11月底,媒体报道说,这个雄心勃勃的重组计划失败了,蒂勒森上任已经十个月,国务院很多重要岗位仍然空缺,负责重组计划的国务院高官也已经辞职。蒂勒森如果看过美联社记者索尔·帕特写的《联邦政府的官僚机构》的话,应该对这个结果不会太意外。帕特在这篇著名的特稿中写道,美国的官僚机构早已经变得臃肿、庞大,很多总统都试图削减其规模,却最终失败。卡特设法削减了一两个微不足道的部门,却发现更多新部门成立了。富兰克林·罗斯福感觉到旧部门的阻力,不得不建立了新的机构以使政府运作。肯尼迪则感觉自己是在和外国势力打交道。蒂勒森是什么感觉,还不清楚,但想必他和这个官僚机构相处得不会特别愉快。媒体猜测,蒂勒森可能不会干多久了。


● 就像韩国首都首尔地铁里那些广告牌一样,说消失就消失。之前我们去首尔玩,就感受过地铁里的广告文化,满目皆是整容广告——有同事还问我,是否能接受老婆整容,我自然义正词严表示拒绝接受。这种手术刀雕刻下的容貌,看似美丽、光鲜,实际上更像是塑料花一般虚假。当然,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没钱。现在,韩国人民也不能接受了,媒体报道说,随着韩国人对性别议题的觉醒,人们越来越反感这些整容广告,认为广告中整容前后的夸张对比,扭曲了正常女性的样貌。首尔1号线到4号线,去年收到一千多条广告投诉,超过九成是针对这些整容广告。11月29日,首尔城市地铁公司因此宣布,2022年以前,地铁站将全面拒接这类塑料花广告。


● “塑料花”是最近一个流行词。网友们用“塑料花友谊”来调侃那些看似永不凋谢其实又特别假的关系。以此类推,塑料花城市则是那些看似光鲜,实则冰冷、毫无生气的城市。美国女子麦克卢尔应该很庆幸自己没生活在这样的地方。有一天晚上,她开车通过州际公路前往费城,快到目的地时,汽车没油了。麦克卢尔从没遇到这种情况,而且身上没钱了。她有些慌张。34岁的流浪汉博比特走过来查看,得知情况后,他要麦克卢尔锁好车待在原地,自己走了好几个路口,用身上仅有的20美元买来了汽油。这个故事还没有结束。麦克卢尔后来又回到这个地方,还钱,同时还送了一些食物和衣物给博比特。上个月,她更是和男友商量后,在网上发起筹款,最终筹到24万美元,全数捐给博比特。麦克卢尔在网上写道,博比特“倾尽全力,仅仅是为了帮助我这个陌生人”。


● 这个温暖的故事告诉了我们两个道理:一、无现金社会还是不太靠谱,老祖宗说得好:穷家富路。二、就像诗人约翰·邓恩写的,城市里,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每个人都像一块小小的泥土\连接成整个陆地\如果有一块泥土被海水冲去\欧洲就会失去一角\这如同一座山岬\也如同你的朋友和你自己\无论谁死了\都是自己的一部分在死去\因为我包含在人类这个概念里\因此我从不问丧钟为谁而鸣\它为我,也为你。”

看天下403期

点击关键词 查看往期精彩文章


猫奴难当 | 剧透可耻 | 夺命跟踪 | 佛系青年

催泪神作 | 清流综艺 | 惋惜神剧 | 短信时代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