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排插价格社区

高利:把根果教入课堂、教出国际|四川教师风采

楼主:教育导报1988 时间:2019-01-13 06:59:26

导语


邛崃市高何镇满山苍翠,高何镇中心小学校的新校址坐落于何场村,两座青山间的平坦地带。高利就在这里工作、生活了26年。7年前,他开始带领孩子,利用山间的树根、竹果等材料,“玩”出了乡村教育的美丽新世界。




乡土美术,让素质教育在山区生根


由于环境闭塞,与外界交流有限,很多乡村教师常常固守着应试教育的模式。

在高利的观察中,“很多老师和家长认为,课外活动不重要,认为孩子的学习成绩提高了,才能有更多的机会改变生活。”这种想法往往限制了教师的发展:他们总喜欢让学生尽量待在课堂,总喜欢不厌其烦地给学生讲题,让学生做练习。这样一来,老师累,学生负担也重,师生关系也会受到影响。

在这样的环境中,长期生活在一处,不免生出单调和乏味,玩起来,动起来,才能不断接触到新鲜的空气。



      2009年,高利开始带着班里的孩子开展根艺活动。他们在附近的山间搜寻树根、竹果、竹子,周末节假日,高利便把这些山间的寻常之物锯成大小不等的段,作为制作根艺的原材料。从手拿树根追打或捣蚂蚁洞到用树根来制作简单的花与画,从拿着山果玩陀螺到用山果做栩栩如生的蚂蚁。高利带着一群孩子用山区丰富的山果和树根资源,玩出不一样的艺术教育。

学生制作出拙笨可爱的作品时,正赶上“一校一品”的创建热,在高利的带动下,邛崃市14所学校同时推出“乡土美术课程”。


       在玩根艺的过程中,学生面临各种难题:不合形状的需要处理和打磨,可能会伤到自己的手;高温加热的电焊,可能会烫到;学生自己寻找素材,挖树根、砍树枝,也可能会弄伤哪里;还要绞尽脑汁想出不同的场景、形象和展现方式。  


高利从不认为教育是死记硬背,而应是学生在发现问题中产生自己的思考从而掌握知识;不是灌输书本知识,而应是学会探究与创新;不是学生待在教室,而应是走进生活亲近大自然;不是管住学生管住孩子,而应是发展学生成人。让学生在学中玩,玩中学,在体验中学习,在实践中培养,迸发学生创造性思维,让素质教育在山区落地生根,朴实无华。


高利还跟语文老师合作。语文课上,学生将自己创作的根艺作品编成童话故事,学生洋洋洒洒写了近千字。将根艺创作跟语文相结合,提高孩子的写作和表达能力,成为高利的新创意。

起初,高利和学生只是自己做着玩。随后,学生和高利的作品被频频邀请出去展示,渐渐的,学生也被邀请出去现场展示根艺制作的方法。



2011年5月,“创意根果”参加成都市中小学生首届艺术交流活动,引起现场轰动,受到成都市以及四川省美术专家和相关领导的好评;继而,成都一些知名艺术家和老师到校体验;上海长宁国际学校等百名来个外籍小朋友也来了;随后,省市美术教育专家综合实践专家也来了,创意根果以“根果艺术”为题编入人美版小学二年级美术教材。


高利的根艺课堂不仅吸引了社区和儿童教育者的关注,也开始和高校之间互通有无。四川传媒学院从自身专业优势出发,成立“小木头 大梦想”项目,通过提供根艺工艺品对外宣传所需要的设计人才和新媒体技术支持,填补了乡村学校在媒体宣传、网站建设、设计理念上的短板。2014年由四川传媒学院学生策划的 “小木头 大梦想”公益义卖活动在成都天府广场举办。

从玩转根艺到服务公益,乡村教育找回了自己的文化自信。





 高利展示学生优秀作品



根艺教学,让乡村教师寻回自我价值


       以前高利制作根艺,粘接木材都是用塑胶棒热熔后固定的,有的时候容易脱落。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高利想了很多办法。他的女儿高梦琪对父亲寻找热熔胶的过程记忆犹新,“爸爸制作根艺的路很难,没人能体会,爸爸就为了让作品凝固效果好一点,网上搜索方法,打电话找各种朋友,买了很多种胶,液体的、固体的、透明的、白色的,那时候家里有很多他试用的胶。我爸爸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但是他把更多精力都放在了行动上。”

在根艺教学的摸索中,高利发现,“灌输式教育违背了孩子自然发展的规律。小学阶段的学生感知发达,而理性思维较少体现。应该针对学生的发展规律,让学生自己动手,自己感知。而根艺恰好是这样的一种课程,小学阶段的学生可以自己动手,在动手能力中提炼自己的认知方式,进而达到自我学习,自我成长。”


最初,全凭日常的观察,孩子们制作出羊、猪、蚂蚁等单个的动物,后来慢慢觉得单调,高利提议,“可以把这些动物和人放到具体的场景中。”于是他和学生们开始做“人骑了一个自行车,蚂蚁拉了一个黄包车,小女孩荡秋千,小蚂蚁拉二胡,农民犁田”等有背景的造型。

后来逐渐发展到制作更大的场景。2012年,芦山地震后,高何镇中心小学得到援建,接受援建后的学校更名为“高何红军小学总校”,学生围绕“红色文化”搜集资料,做成自己的根艺成品。由于制作根艺的材料颜色相对单一,学生们便拿灰色的陶泥做成红军的帽子,红色的陶泥捏成五角星贴在帽子上。不同材质的用料放在一起,解决了动物、人物造型上的一些不足。


每一个步骤都手把手耐心说明


7年间,乡土资源在根艺活动中被不断挖掘,小到根艺作品对动物、人物的模仿上,大到对于本地文化的搜集和整理上。其间,孩子们不断变换花样,做成形态多样的作品,孩子对于自我的信心不断积累,对于乡土的认知也在丰富。


这期间,高利慢慢看到班上孩子的变化。


学生的创意得到认可后,教师对作品的认同,又迁移到对孩子的认同。高利发现,“学生何飞,想象力很丰富,他开发的野战兵,骑滑轮车的男孩等作品都很精彩,其他同学都夸他做得好。在根艺制作室凝神于手中的物件,取代了他在操场欺负同学的身影。作为班主任,我在管理上也轻松了不少。”

再如,“学生何王鑫,参与根艺活动一年,他能从刚开始的模仿,转而自己创作新的作品:带领几个同学共同开发出了蚂蚁推鸡公车、小毛猴拉黄包车、十二乐坊、爱读书爱劳动的蚂蚁、两轮车等多组生活情境作品,作品得到赞扬后,他在课堂上的发言多起来。”


就在今年暑假,高利带的那班孩子小学毕业了。

他言谈中透着骄傲,像是说自家的孩子。



他说,“我那批根艺孩子毕业了,两个考近邛崃最好的中学——文昌中学。”高利有一个女儿, 今年暑假,他送刚考入大学的女儿去四川师范大学报道。“我的女儿受我影响很大,之前她没想过学艺术,她在高二时,经常带同学来玩根艺,并且她自己创意也不错。没多久,她跟我说,为了继承我的这个活动,并且弥补我美术方面的不足,想报考川师美术学。”


欢乐的根果创意制作小课堂


2012年11月,学生作品《未来地球生命》和《蚂蚁》代表邛崃市参加成都市中小学生科技作品展,2016学生根果作品创意三轮获成都市科创作品一等奖。高利本人所写论文《竹木根艺——山区小学独特的美术教育资源》获得成都市一等奖,发表于《中国美术教育》杂志;《天然去雕饰-山区学校根艺美术活动探索》获四川省第十六届优秀教育科研成果二等奖。


每当收到学生家长真情切意的感谢和反馈时,高利作为班主任的成就感无以言表。他还记得这样一条短信:“尊敬的高老师,您好!我是王雪帅的爸爸王培堂,是一名外线电工,平时工作很忙,很少回家。上次我回家,看到儿子在您的精心教育下学习很有上进,反应能力也增强了。才9岁的孩子已经懂事多了。为此我真诚地给您说声‘谢谢’。天轮地转、春去夏临,岁月在推移孩子在成长,你用心血浇灌着他们,你用知识的营养在助他们启蒙,在助他们成长……”


在利用乡土资源开发艺术课程的同时,高利也寻找到了乡村教师的自我价值。



第一届中国农村小规模学校联盟年会上,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院长杨东平曾预言,“中国的学校教育必然要走向有根的教育、有机的教育、绿色的教育,这种改变很可能首先从农村开始,从小规模学校开始。”

乡土美术正是这样一种教育探索。

高利说:“在今后的工作中我将继续做好我的教育教学和创意根果活动,让孩子发现身边更多艺术的美,让孩子在动手活动中真正培养创新意识。”



文 | 郭路路整理

图片来源 | 受访者提供

实习编辑 | 王琴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