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排插价格社区

在兴平,一把蒜苗的前世今生...

楼主:微视兴平 时间:2020-08-28 13:07:16

原标题:蒜苗的前世今生

作者:轩乃强

来源:小虾米吊打鱼(ID:xnqsyf)


当我们在吃浇汤面时,把蒜苗切成细末臊子菜撒在碗里,感受其香辣美味,当我们在吃蒜苗炒羊血时,把蒜苗切成小段爆香提味,在享受蒜苗的美味时,可否知道一棵蒜苗的前世今生。


蒜苗的前世是一颗蒜瓣,在酷热的夏季,从批发商那里买来种蒜瓣,由于天气炎热,蒜瓣必须冷藏。

那时没有冷柜,各家只能把蒜瓣下到自家吃水井里冷藏,在吃水井的底部距离水面二至三米处,井壁上挖掘打洞,洞的大小要能放下种蒜瓣,还要给人留有走动空间。

把种蒜瓣下井冷藏是件非常危险的事。

记得,父亲每次下井前,把煤油灯点亮放在竹筐里,用绳子把竹筐下到井里,到放蒜瓣的洞口,看煤油灯是否亮着。

如煤油灯熄灭了,说明没有氧气,这时,需要用鼓风机给井下送风。

如煤油灯亮着,说明有氧气,这时,可以下井。

下井前,母亲一再叮咛父亲,我呼喊你,你要及时回声,这样大家就放心了。

这时,父亲全副武装,穿着厚厚的棉衣,身上披着塑料纸,用绳子腰间一扎,沿着井壁的脚窝艰难下移。

全家人看着父亲,提心吊胆,生怕有什么闪失。

快到底下时,母亲爬在井口,着急的喊着父亲的名字,而且频率越来越高,父亲不时地回应着。

父亲进入洞内后,喊母亲下蒜瓣。

这时,母亲和哥哥将装满种蒜瓣的背篓,用辘轳缓缓地下入井内。

母亲紧张的边松绳子边叫父亲的名字,父亲过好一阵,才回一声,听到父亲的声音,母亲长出一口气。

再下最后一背篓前,母亲呼喊父亲上来换口气。

由于洞里阴冷,潮湿且氧气稀薄,怕父亲坚持不下来,父亲固执的要再坚持。

背篓缓缓地进入井内,母亲着急的喊着父亲,半天没有回声。

母亲着急了,紧张的在井口大声连续呼喊,还是没有回声。

大事不妙,母亲慌了,大声呵斥我去叫村里人。

母亲像发了疯似的,拼命摇转辘轳,和哥哥将一大背篓蒜瓣,用尽全身力气往上拽,边拽边哭。

此时,我叫来了众多邻居。

了解情况后,我家门中二爸,立刻下井救人,上面的众人在讨论营救计划。

二爸快速下井后,大家将粗绳子下入井内,让二爸将父亲绑好,并适当的做一下人工呼吸。

绑好后,众人合力将父亲拉上井来。

父亲面色苍白,呼吸微弱,一动不动。

母亲看后,瘫倒在地,难受的在地上打滚,失声大哭。

我们姊妹几个惊吓的扑过去,抱住父亲痛哭。

村里的长辈,让众人拉开我们。

掐父亲的人中,并命令我给父亲做人工呼吸,一位在西安上医学院的哥哥给父亲做心肺复苏。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父亲在死亡线上挣扎,家里哭声一片,围满了众人,乡邻们祈祷奇迹出现。

奶奶则大声哭泣的跪在观世音菩萨像前,不断地祭拜,头在地上磕的咣咣响,祈求神仙保佑父亲平安。

突然,父亲咳嗽了一声,少量痰冲入了我的嘴里,眼睛微弱的睁开了,父亲得救了。

众人将父亲抬到太阳底下,驱赶寒气,母亲满脸是泪的端来开水,喂父亲喝,暖暖身子。

事后,母亲带领我们姊妹几个,感动地登门向乡邻一一磕头答谢,感谢救命之恩,并要求我们永远记住乡邻的大恩善举,长大后要好好回报乡邻。


酷热的暑期是摆蒜的季节

天气闷热难耐,田野里没有一丝风,玉米地里像蒸笼一样,奇热无比。


季节,因摆蒜中暑的人很多。

所以人们去地里干活,要带够足量的开水。

凉水虽然解渴,但是,内外高温的人坚决不敢喝的,容易将肺击炸,那是先人们留下血淋淋的惨痛经验教训。

这个时间段正是玉米扬花的时期,天气尽管很热,还必须穿长衣服。

一来,防止玉米叶子划伤胳臂,出汗后,疼痛无比,二来,玉米扬花的粉落在身上出汗后,奇痒无比。

把种蒜瓣从井洞里吊出,用架子车拉到地头,用塑料纸盖严实。

摆蒜就在玉米地里,两株玉米的间隙土地之间,开挖双渠。

父亲在前面有镢头挖渠,挖渠是个技术活,要求既能摆蒜,又不能影响玉米生长,玉米也不能影响日后蒜苗的生长。

母亲在后面撒蒜,我们姊妹几个在后面摆蒜。

摆蒜是件很辛苦的活,必须将蒜瓣根部朝地,用力的插下去,并且蒜瓣与蒜瓣之间要保持适当的间距,然后用土掩埋。

天气炎热,身上奇痒无比,汗水浸透了全身。

每摆一步,都要在地上蹲半天。

气短,全身弯曲,人窝的难受,汗水入眼的酸痛,擦脸毛巾都能拧出水,又热又渴。

一般人没有耐心和吃苦精神,都坚持不下来,但是生为农家子弟,就是再苦,活还得必须干。

父亲制定了游戏规则,谁摆的好又快,奖励吃西瓜,西瓜就在田地的尽头,鼓励我们,胜利就在眼前。

开始还能认真摆,看着哥哥姐姐已明显超过自己时。

这下着急了,要跟她们换地方,他们不换。

为了能吃到西瓜,我耍起了诡计。

手脚并用,把蒜瓣拨到渠中间,不摆,一个劲的用土埋,一会儿是扫堂腿,一会儿是铁砂掌,瞬间赶上了哥和姐。

他们二人非常疑惑,我怎么瞬间摆蒜快了起来。

哥哥悄悄的绕道我身后,拨开我摆的蒜,立马大怒,向父母举报了我的不法行为。

我被父母狠狠地打了一顿,而且臭骂一通。

摆完蒜回家,擦洗时,发现身上长满了痱子,非常痒。

特别是大腿根部和屁股渠子,溃烂很严重,走路时的撅着屁股,疼痛难忍。

父母的脖子,手臂及脸上晒得黑红,全是玉米叶子划的伤痕,身上更是大片的痱子,有的已被挠痒痒弄破出血。

父母穿的衣服由于大量出汗,上面全是白色的盐末。


冬季挖蒜苗时,天寒地冻,寒风萧萧,刮在脸上如刀割一般。

由于地冻得像石头一样,硬的下不了镢头。

父亲用扁担从家里挑水到田间地头,我用马勺舀一瓢水,泼在冻实蒜苗根部的地面上,等待冻土融化。

父亲用力的抡起镢头,挖开蒜苗周边的泥土,一手提起蒜苗,一手择上面的泥土,那泥土的冰冷,是刺骨的寒冷。

父亲的双手早已红肿开裂,手上裂口很深,有的地方已溃烂,多次用“棒棒油”搽手都不见好。

挖出择好的蒜苗,让我抱到地头的架子车上,就这样不断的挖着。

父亲用力抡镢头时,溅的全身是泥,好多泥巴冻在了衣服上。

抡镢头时出汗,捡蒜苗时,贴身内衣冰冷,忽冷忽热,全身难受到极点。

挖出的蒜苗用架子车拉回家,父子二人都成了泥人,衣服冻成了硬的。

由于棉衣是穿哥哥的旧衣服,既不合身,也不贴身,四处钻风,加之田野刺骨的寒风,人冷到了极点。

在家里整理蒜苗时,手脚冻得红肿开裂,不断的流血浓水,手择蒜苗根部的冻泥,那种刺骨的冰冷,至今难忘。

把蒜苗根部的泥土轻轻的择一下,把粗的挑出来,把细的也整理出来。

然后,将草绳放到地上,把粗蒜苗摆在底部,细蒜苗裹在中间,顶上再放些粗蒜苗,然后再捆绑。

绑好后,用自制小铁扒,把蒜苗根部的土梳理一下,美化蒜苗发型,提高卖相。

第二天批发给客商或自己进城零卖。

邻村人经常嘲笑调侃我村人,说我们,名义上卖蒜苗,实则卖土,好好的田地,让我村人都卖成了深坑。

       

一棵蒜苗就是这么来到了你的餐桌上,充满了辛酸和艰辛,是一部血泪史。

朋友,当你看到农民在卖自家农产品时,只要价格合理,不是高得离奇,不要搞价,直接购买,和颜悦色地与他们交易,请给他们以尊重,他们确实不容易,是最值得我们敬爱的人。

作者:轩乃强,兴平人,爱好写作

个人微信公众号:小虾米吊打鱼(ID:xnqsyf)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