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排插价格社区

恐怖阴间:三炷香竟然同时从中间折断了..

楼主:善住宝楼琼宇 时间:2021-02-21 14:25:40

  


来源:网络


我不知道人的命是不是由天注定,但小时候遇到的一个恐怖经历,却彻底改写了我的一生。

我的老家在鲁豫交界的一座小村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父亲则经营着一间专门堕胎的黑诊所。

诊所不大,不过生意却出奇的好!

堕胎对女人来说,是一件很丢脸的事,她们堕胎,并不考虑堕胎技术的好坏,对身体有没有副作用,唯一的愿望就是不被人发现。

而父亲这间黑诊所,就是抓住了女人的这点小心思,所以每天顾客不断,方圆十里八乡的大闺女小媳妇都会前来,甚至还有城市里的偷食禁果的女大学生。

我很不能理解那些堕胎人的心理,既然给予了小宝贝生命,为什么还要残忍的剥夺?

看着长长的镊子,甚至电动小马达,在父亲手中一进一出,将女人肚子里尚未成型的婴儿打碎,一点点流出来,我就心惊胆战。

有时候甚至能在那些模糊的血肉之中,看到一只半透明的小手,或者小脚。

我觉得这些来堕胎的女人都是杀人凶手,所以我对于她们从来都是半冷不热的……

这天放学回家,我看见自家院子里坐着一个很好看的女孩,穿着一件校服,应该是城里来的女大学生。

她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提着一个黑色塑料袋,正默默落泪。

我一猜就知道,她肯定是来父亲这里做人流了。

可能刚做完手术,身体还很虚,肩膀上的吊带滑落下来,都没力气去提,那半遮半掩的洁白胸部,看得我直流口水。

“小弟弟,帮我把它埋了吧!我给你十块钱。”女大学生举起手里的塑料袋说道。

我知道,那黑色塑料袋里装的是刚刚堕下来的死婴。

但十块钱在农村可了不得,能买好几本漫画书了,所以我当场就接了过来。

塑料袋拎在手里沉甸甸的,少说也有两三斤,散发出一阵阵血腥味,透过缝隙,甚至还能看到里面有一张被打烂了的婴儿脸……

我去,这死婴都成人形了?

村里的老人好像说过,成形的死婴怨气最重,和死婴呆的时间长了,它就会记住你的长相和名字。

所以这一路我跑的飞快,不过随着天色逐渐暗下来,我心头的恐惧也是越来越重。

望着村里专门埋死人的后山,我是实在没有勇气爬上去了,干脆便把塑料袋随手丢到了山脚下的一片小溪之中。

奇怪的是,小溪的水流很湍急,塑料袋也在水中打了好几个漩涡,但就是迟迟不沉下去!

我害怕被人发现,所以就往上面扔了一块大石头。

塑料袋很快就被石头给压到了水底下,我也松了口气,揣着十块钱美滋滋的回了家。

回家之后才发现,那个堕胎的女大学生已经离开了,父亲正在院子里等着我。夕阳照在他脸上,显得皱纹更多了,几根银色的白发很是耀眼。

自从母亲去世以后,父亲便带着我相依为命。为了养家糊口,他天天在女人的胯下工作,结果一个中年汉子生生被折腾成这幅未老先衰的模样,看得我一阵心酸。

父亲问我干嘛去了?我眼珠一转,说去二狗子家写作业了。

父亲从不允许我碰那些死婴,不能让他知道我弃婴的事儿。

父亲没说什么,直接带我去里屋吃饭。今天吃的油炸黄鳝,金灿灿的黄鳝裹着面粉,炸的外焦里嫩,外面还撒了孜然,我顿时胃口大开,狼吞虎咽的吃了一盘子。

父亲只是笑眯眯的望着我狼吞虎咽,自己却只将筷子往咸菜里放。

我知道劝他吃,他也不舍得吃,所以就故意留下了几个,说吃饱了,便走进房间休息。

大概是丢死婴的时候跑累了,所以我躺在床上很快就呼呼睡去。

不过睡到半夜,我却忽然被一阵婴儿的哭泣声给惊醒,那声音又尖又细,就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一般。

我想睁开眼看看是谁大半夜在吼,却发现眼皮沉的厉害,根本就睁不开。

身体也动不了,感觉有个东西爬到了自己的床上。

我努力挣扎,可婴儿的哭泣声却越来越响了!

我很害怕,双腿乱蹬乱踹,不小心把书包给踹到了地上。

文具盒摔在地上的声音,立马把我惊醒,我身体一阵轻松,赶紧坐了起来。

我迷茫的看了看四周,一切正常,只是那黑压压的夜色让我很不舒服。

还好,只是一场梦。我松了口气,躺下就继续睡。

不过刚盖上被子,却发现被子湿漉漉的,我被冰的浑身打了个哆嗦,立马打开床头灯查看。

在我胸口位置的被子,竟被水给打湿了,用手一摸,竟还有点粘。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我仔细检查房顶,也没漏水啊,屋外更没下雨,那水是从哪儿来的?

我猛的就想起了被我丢入小溪中的死婴,村里的老人不是说,死婴会记住人的名字和相貌吗?该不会是……它找上门来了吧?

不过我很快就摒弃了这个想法,觉得自己太天方夜谭了。

那会儿我实在太困,干脆把被子换了个方向继续睡。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村里的动静给惊醒了,迷迷糊糊的走出门去看,却发现很多村民正在朝后山方向跑,隐约之间听见有人喊出事儿了。

难得会有全村出动的壮观场景,所以我立马穿好衣服,匆忙就跟上了人群。

一打听,才知道好像后山的小溪里,淹死了一个人。

听到这,我忍不住浑身打了个激灵,我再次想起昨天被我丢进小溪的死婴。

妈的,该不会跟死婴有关吧?

我加快了速度,好不容易挤进了人群,眼前的一幕,却让我窒息。

一具被泡的浑身发白的女尸,正浮在小溪中心,不断的跟着水流打转,不肯沉下去。

这和我昨天丢弃的死婴,情景是何等的相似!

有懂事的老人不断叹气,说这是死者心愿未了,不肯离开啊。

有两个大胆的村民,用竹竿把尸体给捞了上来,而当我看到尸体那张脸时,差点没给吓尿。

虽然那张脸已经被泡的有些发胀,眼睛好像金鱼一样突出,不过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这就是昨天来父亲的小诊所打胎的女大学生啊。

我吓坏了,更确认她的死和我昨天丢弃的死婴有关。

父亲也认出了这个女大学生,眉头紧锁的点了根烟:“好好的漂亮姑娘,有什么想不开的心事?非要去寻死。”

之后就捂住了我的眼睛说道:“小孩子家看什么看,赶紧回家去。”

我跟着父亲往回走,一路上忐忑不已,问父亲为什么她要跳河自尽?

父亲淡淡的说道:“心中有愧吧?或许是不小心跌入了小溪之中。别管那么多了,以后不准再去那条小溪玩,听到了没?”

我立即点了点头。

我同时在心里安慰自己,她肯定是不小心跌入小溪的,肯定是。

正好那天是周六,我没去上课,只是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呆呆的望着后山的方向,也没心思做作业了。

女大学生的家属来了,哭的昏天暗地,那声音让我的心里有些发毛,心中越来越愧疚……我潜意识里,还是认为女大学生是被我给害死的。

浑浑噩噩的过了一整天,我也吃不下饭,脑子里一直都是死婴和女大学生浮在水中的模样。

父亲还认为我是被死人给吓到了,就开导我说:“没什么好怕的,死人就是死人,埋到土里,就是土了,你害怕土吗?”

我冲父亲勉强笑了笑,说我不害怕。

吃过晚饭,我就在饭桌上做作业,朦朦胧胧的却听到外面有滴水的声音。

要下雨了吗?我抬头看了一眼。

夕阳的余晖洒在院子里,将地面都染成了金黄色,干燥得很,并未下雨。

可家里的房檐上却在不断的往下滴水,滴滴答答的,看得人心烦。

我以为父亲又在房顶上洗咸菜,就喊道:“别洗了,我要做作业。”

没想到父亲竟从里屋走出来,问我什么别洗了?

而当父亲看到房檐上不断滴水的时候,表情瞬间凝固了,匆匆忙忙跑到屋外,朝屋顶上望去。

我也立即跟了出去,没人在洗咸菜,那水是从哪儿来的?

“晴天下雨一线愁,必有人死到临头……”父亲的声音很惊恐,轻声呢喃起来。


这是我们那儿很流行的一句顺口溜,意思就是如果大晴天的,只有一个地方下雨,那就预示着这个地方要死人。

而面前的情景,根本就是‘晴天下雨一线愁’啊。

我们家要死人了?我的心噗通噗通的狂跳。我看着父亲,父亲依旧呆呆的看着屋檐落雨,自言自语道:“怎么会……怎么会……”

“爹,怎么……怎么了?”我问道:“是不是那死婴盯上咱们家了。”

父亲立马蹲下身子,两手好像虎钳一般,抓住我的胳膊:“什么死婴,老老实实的跟我交代!”

我被父亲的凶狠表情给吓坏了,哪儿还敢说谎,当下就将自己把死婴丢到小溪里的事,一五一十的交代了。

“啪!”听我说完,父亲毫不犹豫打了我一巴掌,而后痛苦的喊叫了一声:“作孽啊!”

“爹,我错了。”我战战兢兢的低下头,紧张的说道。

“错?给那死婴认错去。”父亲愤怒的骂道,说完就匆匆忙忙跑进屋子里找东西。

我吓傻了,自从母亲去世以后,父亲可从没这么凶狠的骂过我。

我站在原地,痴痴傻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很快,父亲就出来了,手里还提着一个篮子,他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走,跟死婴求饶去。”

我哪儿还敢说话,跟着父亲就去了。

我们一直来到后山下,丢死婴的那条小溪。溪水湍急流淌,时不时的形成一个小漩涡,我记得以前这里经常有草鱼出现的,现在却一条都没了。

“跪下。”父亲骂道。

我咕咚一声就冲小溪跪了下来。

父亲也跟着跪下,在小溪边摆了三个碟子,碟子上放了苹果,奶糖还有芝麻糕。

然后父亲烧了三柱香,恭恭敬敬的插在了地上。

“小孩子不懂事,冒犯了您,希望您不要跟他一般见识。吃了这三炷香吧!我们以后每个月都会来给您上香的,零嘴也备着。”

说完,父亲就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我也立刻照做。

不过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三炷香在点燃之后没多久,火星就越来越小,逐渐熄灭。

父亲当场就慌了,哆哆嗦嗦的拿出打火机想再去点。

可接连尝试了好几次,那香就是不肯继续往下烧!

眼看死婴不领情,父亲又猛磕了三个响头:“你生气,我们可以理解。如果你非要报复,那就报复我吧!你是我打下来的,有什么冲我来。”

“爹……”

“闭嘴!”

父亲刚说完,三炷香竟然同时从中间折断了,父亲的脸色瞬间变的苍白,匆忙拽着我站了起来:“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叶添丁也不是好惹的!你要是敢动我儿子一根汗毛,老子一刀剁了你这没人要的野种。”

说到这,父亲毫不犹豫一脚把奶糖和芝麻糕全都踢进了小溪,拽着我气吼吼的说道:“咱们走!”

我有点吓坏了,战战兢兢的问父亲怎么办?

父亲冷哼一声,说人还能被鬼给玩死不成?以后你就跟着我,我看他能把你怎么着。

回到家之后,父亲去了村里杀猪的那户人家,借了一把最老最旧的杀猪刀,挂在了大门口。示意我这几天别出门,晚上跟他睡一块。

我心中愧疚,知道自己招惹了不该惹的东西。

我害怕,不是害怕那个死婴来找我,而是担心父亲为了我有个三长两短……

他把大半生都奉献给了我,现在要是为了我有个三长两短,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孤独无助的我,蜷缩在床上,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

父亲强迫我吃了点东西,就搬个板凳坐在我旁边:“你尽管睡,爹看着你。”

“爹,我……”

“让你睡你就睡,它不敢来!”

我无奈,只好躺在床上睡了,因为心疼父亲,所以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流。

最后只能用被子蒙住脸,不让父亲看见。

不知睡了多久,我忽然被人给喊醒了,抬头一看居然是同学二狗子。

二狗子站在窗户,说赶紧起来,李老师心脏病犯了,咱们得把她抬到卫生所。

我大吃一惊,连忙问二狗子,李老师心脏病不是好了吗?

二狗子说不知道怎么回事,又犯病了,再不去就来不及了……

李老师平时对我非常照顾,所以我当时脑子里什么也没想,甚至把死婴的事都给忘了。匆匆忙忙的就跳出窗户,一路追着二狗子去学校。

不过我越往前走却越觉得不对劲儿,二狗子昨天摔伤了,走路一瘸一拐的,这会儿怎么跑的比我还快?

而且无论我怎么看二狗子,就是看不清二狗子的脸。远远只瞧见一道模模糊糊的黑影在前面狂撩,我心中隐隐产生了一丝不祥的预感,立刻喊二狗子停下来。

二狗子却头也不回,也不说话,只是一直往前跑。

我还以为他没听清,就又大声呼喊了一句。

不过二狗子依旧一言不发。

我忽然感觉,这条路好像并不是去学校的路啊,而且周围雾蒙蒙的一片……

就在此时,父亲的怒吼声猛然在我耳边响起,那些雾气也跟着一下子就散了。

当我看清楚周围的情景时,情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哪里是什么学校啊,分明就是在后山脚下的那条小溪!更让我头皮发麻的是,此刻我就站在小溪岸边,再往前一步,就真的要跳下去了。

再看二狗子,面前哪有什么二狗子的身影,只有平缓的小溪里,一个急速旋转的漩涡,而在漩涡的中心,一个带血的黑色塑料袋,触目惊心。

隐约之中,我似乎看到那黑色塑料袋里,有一双没有瞳孔的眼睛在死死的盯着我,那眼睛里充满了冷漠和嘲讽!

父亲一把将我藏在身后,愤怒的把手里的杀猪刀掷入小溪,正刺在那黑色塑料袋上。杀猪刀带着黑色塑料袋,缓缓的沉入水中……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似乎听到了一阵尖锐的婴儿哭声。

父亲这才站起来,指着小溪怒吼道:“你他妈再敢动我儿子一下,我就让你永不超生!”

说完,父亲拽着我就往家跑。

我给吓的一晚上没睡好觉,父亲熬得双眼通红,也跟着我在床上坐了一宿。

我不知道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不知道那死婴会不会放过我?现在一闭上眼,脑子里就全是死婴的那双眼睛。

我吃不下饭,晚上也不敢睡觉。因为我只要一闭上眼,就会梦游。幸亏及时被父亲发现,否则我肯定还会再梦游到那条小溪边。

每当我问父亲,自己梦游会做些什么的时候,父亲都不肯告诉我,不过从他日渐憔悴的表情上,我就知道事情肯定非常糟糕。

我和父亲,战战兢兢的过日子,父亲好几晚都没睡觉了,白头发越来越多。

虽然我们能撑的过一时,可以后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熬着吧。

我俩的体质越来越差,我知道这样下去,我和父亲迟早没命。

不过人是离不开社会的,有时候出门买东西,父亲不放心我一人在家,就会带上我。

每次出门,我都会变的神情恍惚。即便是在大白天,依旧会时不时的感受到一阵冷风袭来。

甚至有一次,我正在一家米店外面等父亲买粮食,却忽然看到父亲站在大马路上冲我招手,我竟鬼使神差般的走向了大马路,结果半路忽然飞出来一辆大卡车,差点把我给撞死……

我心中清楚,那东西已经不再满足于恐吓我了,而是开始真真正正的索我的命!

自打那之后,我就再也不敢随意出门,父亲也去学校给我请了病假。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