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排插价格社区

赵云:“小龙儿”之死

楼主:桐柏文艺 时间:2020-12-09 10:09:12

         “小龙儿之死

                               

                                    作者: 赵云

      

      “小龙儿是一条鱼的名字。

       那天老公提溜着塑料袋,进门就嚷嚷道:今儿炖鱼,补补你的猪脑袋。

       我看着他一脸的笑:呵!小猫叼鱼,哦,不!老猫叼鱼。

       伸手接过他手里的塑料袋,打开,啊!我一声惊叫,扔下塑料袋就躲到老公身后,狠狠掐他一把,生气地:有你这样开玩笑的吗?舍不得买鱼就算了,拿条蛇来吓我!

       哈哈哈哈!他不但不道歉,反而大笑起来,我躲在他身后狠得咬牙切齿。



      啥胆?老鼠啊你!?再看看,是鱼还是蛇?

      我从他背后慢慢伸过头去,看到地上的塑料袋,一条黑色花纹的鱼在塑料袋外,不停地边甩尾巴边跳动。我心有余惊地:啥鱼不买,买个蛇样的鱼,故意吓我呀!?

       井底之蛙!他指着地上的鱼,这是火头鱼,不但肉细嫩,营养也高,特为你买的,怎么,不喜欢?

       我看着地上的鱼,重复着他的话,慢慢走过去,细看,心中由紧张渐渐涌起怜惜。鱼,虽为口腹之食,可这么活蹦乱跳的美鱼儿,拿它来开肠破肚,活活的杀死,竟有些于心不忍。猛想到龙王三太子,化作白龙马,驮着唐僧西天取经,修成正果的故事,竟突发奇想,说不定这条鱼是龙王N代孙,身上也藏着一个美丽的故事!我若把它养起来,说不定那天它就遇到了它的唐僧,再演绎出一部西天取经的神话故事,这样想着……。我回头,嬉笑着盯着老公。



      他惊奇地把自己浑身上下看了个遍,疑惑地瞪着我说,又怎么了?

        我依然嘻笑盯着他接道,这鱼咱别吃了,把它养起来,可好?

       他眼一瞪,不行!这可是我在钓鱼人手里买的活鱼,水煮活鱼,那味道……。不待他说完,我一把抓起鱼,放进塑料袋里,抓紧袋子口,瞪着他。

       变态啊你?有养花,养鸟,养小金鱼的,没见过养一条黑不溜秋大鱼的。

       我斜眯着眼,强词夺理道,这鱼本来是你买回来做给我吃的,我便有权支配它的命运,吃不吃是我说了算!说完,怕他不悦,忙不失时机抛给他一个调皮的媚眼,看着他脸色由强硬渐渐变得柔和起来,趁机拉住他的胳膊摇晃着,好老公,就依我一次吗?

       老公瞪我一眼,勉强道,好好好!我真受不了你!



       我欢喜地找来大盆,放满水,把鱼放到水里。新的环境一时不太适应,它慢慢游动,似在探测水势,适应环境,显得稍有些慌乱,有些犹豫,绕着盆的弧度慢慢前行,一圈后,变得泰然,自得,真是如鱼得水。看着鱼欢快地游了起来,心里忍不住感念老公,是他的仁慈挽救了一条鲜活的生命!虽说鱼是人口腹之美食,我还是喜欢看它遨游水里的欢喜。

       看着鱼依着盆的弧度逆时针游动,嘴旁的鱼翅不停地闪动,暗想,难道它的功能像船桨一样维持鱼向前游动的平衡?我轻轻用手点下它的脊背,它猛甩尾巴,吓得我忙站了起来,脱口说出——好机灵的小龙儿

       “小龙儿!这名字好!以后我们就叫它小龙儿,老公看着我一脸的笑。

       以后我要天天给它换水,我欢喜无比。

       太溺爱它了吧!水至清则无鱼,懂不懂?老公撇着嘴,装作很有学问的样子斜眯着眼看我。

       哦!那我就两天换一次水。

      可它吃什么呢?我欲上网问度娘,老公胸有成竹地,这鱼喜欢吃肉。

       我放了一小块肉在水里,一天,两天,肉已变质,却不见鱼吃,难道,难道它宁愿被吃掉,也不愿这样被我圈养着吗?它是不是把这小小的天地,当做我禁锢它的牢笼!这样想着心里不由纠结,可小龙儿又是那么地悠闲自得地浮在盆底?。

       “小龙儿千万别赌气把自己饿坏哦!我忍不住轻轻说着,现在河水太浅,若把你放回河里,担心你再被捉住,待明年夏天河水上涨,我定把你送回水里。说完,我盯着小龙儿看,鱼是有灵性的,它听懂似的轻轻动下嘴边的翅膀算作回答。



       从此,我每天都会找些时间和小龙儿相处,渐渐发现只要它绕着盆的弧形不停地逆转,三天后必定有雨,而雨的大小跟它游动的速度有关。由此,我更加佩服我们的祖先对事物细微的观察力,他们就是通过鱼,云,蚂蚁……的动向来确定天气的变化。就这样,小龙儿成了我的朋友和知己,每天我都会和它闲话身边发生的故事,亦或家常理短,喜怒哀乐。

       这天早晨,我还赖在被窝里,听到外边惊惧的叫喊声,忙穿好衣服奔了出来。邻居张老太家出事了。回来后,我忧心忡忡地和小龙儿唠叨起这件事。



       张老太七十多岁,满头白发,又矮又胖,儿子儿媳都在外地打工,她在家负责看护孙儿孙女,昨晚,做完晚饭后她竟忘了关煤气罐,一夜之间,孙子孙女都没了,老太太也昏迷不醒……。我摇头叹息,和小龙儿诉说旧事,去年河对岸的葛老头,死在家里一个多星期后,被邻居闻到异味,撬开门,尸体已经腐烂。山那边的席老太,带着小外孙在河里洗衣服,待衣服洗完,想起小外孙,急忙寻找,已淹死在一里开外的河水里……。这一起又一起不幸事,竟没能拽住年轻夫妻外出挣钱的脚步,我这样说着,猛然想起邵燕祥《沉默的芭蕉》上的诗句,啊,芭蕉!要谈心请把我当朋友,要争论请把我当对手!小龙儿,你已成了我谈心,倾诉,争论的对象。



       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到了冬天。

       2018年的第一场雪,洋洋洒洒铺天盖地而来,至使门前的积雪深达三四十公分,气温由零上一下子降到零下十多度,我怕冻坏了小龙儿,于是拿件旧棉袄欲盖住盆口。老公跟过来,笑嗔道,真是少见多怪!照你这样,还不得把河流,湖泊,堰塘都得用棉被盖上?我撇他一眼,收起了棉袄,可仍放心不下小龙儿,夜里背着老公起来两次偷看。早晨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小龙儿,它静静的趴在盆底,水面上结了一层带花纹的冰,我用手使劲摁,也没把冰摁破,老公拿来斧头一下把冰敲破,看着小龙儿完好无损,我笑自己杞人忧天。

       第一场雪还没化完,第二场雪便踏着第一场雪的脚步,急急飞扑而来,天气变得奇冷,积雪的厚度已超过第一场雪,据说是二十年来最大的一场雪。由于第一次的杞人忧天,我已坚信小龙儿有抵御严寒的能力,可是我错了!清晨起床后,我洗漱完毕才去看小龙儿,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隔着厚厚的冰,小龙儿吐了一个泡泡后竟翻出了鱼肚白,我惊讶的大喊老公,问他小龙儿是怎么了?他跑过来一看,二话没说,拿来斧子就砸冰,几下才把冰砸破,冰块足有半寸后,可小龙儿再没翻过身来。




       我难过欲哭,狠狠瞪着老公,你不是说鱼冻不死吗?他同样难过地反唇相向,它不是冻死的!是因缺水无法呼吸而死的,你看盆里的水都结成了冰。泪在我眼里转了几转,终于没忍住,奔了出来,突然间,我理解了对面嫂子喂了十多年的丁丁死时的痛哭。

       丁丁是一只毛茸茸的小白狗。嫂子的女儿上大学去了,老公又经常出差,丁丁便成了嫂子唯一的陪伴,她不但经常给它洗澡,梳毛,还给它买狗衣,买牛肝切碎,煮好喂,她买狗粮的价格超过大米好几倍,无论走到那里她都会带着它,丁丁病死了,她哭得很伤心,为此,我对嫂子的举动很不理解,甚至不屑,鄙视。

       “小龙儿的死,我终于理解了嫂子,明白了日久生情不仅仅限于人与人之间,万物皆有情!生活中,只要我们用一颗怜悯的心对待事和物,时间久了,都会产生一种难言的美妙的情感!就像我和小龙儿,嫂子和丁丁。愿小龙儿灵性犹在,早早回到它的龙宫,对我来说将是极大的欣慰!



    赵云,女,汉族,河南省桐柏县人,河南作协会员,武汉江邻九子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签约编剧。自2002年处女作诗歌《唯一的纪念》,《只为想问候》在《躬耕》发表后,陆续在《躬耕》,《青年诗人》,《南阳日报》,《现代青年》,《诗刊》,《散文诗》,《东方青年》等发表诗歌,散文,散文诗,小说至今。


   感谢各位领导和文友们对《桐柏文艺》的关心支持,请一如继往关注推荐!也请各位文友踊跃投稿。信箱:tongbaiweiyi2018@163.com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