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排插价格社区

一场自以为是的婚外情.

楼主:微读书 时间:2020-06-29 16:41:49

蜜思喵是我的好朋友,戏剧影视文学专业,获文学学士学位,2016年创办同名公众号:蜜思喵(Mrs_miao_328)。主写两性情感短篇小说。


她说:风月无边,红尘情苦,人人面孔后都藏着爱恨纠葛的故事。


于是,世间男女那些隐秘而曲折的爱与性,喜与忧,被蜜思喵化为定格的文字,她写爱恨情仇,时而暗黑重口,时而温暖和熙,文风爽利,笔触细腻,洞悉人心尤为毒辣,篇篇让你欲罢不能。


她还是超人气情感实战导师,荔枝微课,千聊,一块听听等多家在线知识传播平台特邀讲师,每次微课平均在线人气9000➕。


喵的两性干货套路课,通俗易懂接地气,深入浅出很有趣,系列微课《撩汉先得变有趣,有趣就是会聊天》在“一块听听”大受欢迎!


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

红尘自有痴情者

荒唐注定被遗忘

任你炮火连天,我自刀口舔血

对付禽兽,只能用恶魔的哲学


喵是个三观比三围正的“污婆”

相信因果循环 善恶有报

和她聊天根本停不下来

认识她后,你就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助攻你搞定男神女神

拯救爱情和婚姻

那是So easy!

走过路过,别错过!

长按二维码关注蜜思喵




不会写故事的情感导师不是好作者

下面分享喵的一个故事


一场自以为是的婚外情

by 蜜思喵



单蓉抱着闻泽洋睡了三晚后,突然就转变了想法。


她不想再和他偷偷摸摸,一前一后的躲进城乡结合部四星级酒店里。


窗帘拉得严丝合缝,床头灯调到半明半暗,三十平米的房间就变成一个迷离恍惚的秘密孤岛。


他们是被欲望潮水冲到岸上的两尾沙丁鱼,身体在悸动中紧紧磨擦,一次又一次的深入彼此,直至淘尽最后一点生命力。


闻泽洋是个很懂女人的绅士,体能一般但技巧很好,无论从生理还是心理上,都能准备拿捏到单蓉的需求。


他会激烈地将她压在墙壁上,或者推倒在床上,居高临下地疯狂啃噬她,带着点刻意的贪婪,是她喜欢的衣冠禽兽式粗暴。


也有毫不做作的温情,会在律动的间隙,突如其来地,在她额头上蜻蜓点水的吻一下,或者刮刮她鼻子,坏笑着问她:“喜欢这样吗?小傻瓜。”


从没有一个男人,在那种时刻,会令她觉得自己变成了万千宠爱在一身的小公主。



闻泽洋什么都好,40出头的年纪,拥有一家蒸蒸日上的旅游公司。


除了有钱人自带的吸引力属性外,他衣品出类拔萃,谈吐幽默得体,情商卓尔不群,还没有松弛的皮肉和油腻的肚腩,无论走到哪,都能收获一票迷妹的星星眼。


单蓉是他的员工里,顶不起眼的一个,相貌平平,业绩平平,有点土气,也不会发嗲卖乖讨巧。


唯一的优点,是知足。


一个月薪水能保衣食无忧,还能补贴下父母就行,没有野心,不求上进。


零零碎碎有过几段寡淡感情,莫名其妙就失去了坚持的动力,甚至三年的初恋结束时,她也没觉得自己像书里写的那般痛不欲生。


可能那些男人都太庸常吧,同样庸常的她,在他们身上找不到令自己奋不顾身的理由。


闻泽洋是她26岁的人生里所见识过的,最有魅力值的男人,可她只敢远远的仰望,从不敢觊觎。


公司里那个眉眼精致,干练跋扈的营销经理,甚至在聚餐时,公然借醉撩拨他,被他不露痕迹的化解。


单蓉知道,只要他招一招手,无数美丽动人的女子,就会簇拥上来。


尽管,他多年前已经结婚,并且从没传出过绯闻。


但他的妻子是个谜,他的办公桌上没有亲密合影,他也从不在任何场合提及,只有几个元老见过真人。


听说,每年上上下下欢聚一堂的年会,高层们都是拖家带口来参加,唯有他,永远孑然一身。


云山雾罩的神秘感,是征服欲的催化剂。


比起一个媚眼就能勾搭上的色中饿鬼,他更像高高在上的珠穆朗玛。


谁也猜不到,攻克这座高峰的,竟是毫无存在感的单蓉。


连单蓉自己也没想到,仅仅一碗简单的阳春面,就让闻泽洋动了心。



那时已近隆冬,租住的小屋里暖气还没到,她下班后就喜欢赖在公司享受中央空调。


舒舒服服的放空自己,喊个外卖,蹭网看看电影,实在疲倦了,再骑个小黄车,二十分钟就可以到家裹紧被子睡觉。


闻泽洋的办公室,在工作区门外左侧第一间,有整面落地玻璃窗和咖啡色落地窗帘,还有舒服的真皮沙发和一个古色古香的茶台。


可他很少在办公室里久坐,具体业务都由副总处理,通常一个月只露面四五回。


偏偏那晚,他独自回到公司,被单蓉撞见,更准确的说,是偷窥到。


她去上洗手间时,看到虚掩的门缝里透出橘黄色灯光,同时,也听到一个男人压抑的,低沉的啜泣,还有玻璃与地面撞击时,清脆的碎裂声。


她知道,那是一对价值不菲的水晶红酒杯。


她站在门边,一动也不敢动,第一反应是马上收拾东西开溜,又怕引起动静被发觉,这样彼此更难堪。


于是,心一横,点开外卖软件,喊了碗阳春面。


年会上,她路过他和副总身边时,他正在随意地和副总聊天,说应酬完之后,宵夜最想吃阳春面。


她蹑手蹑脚的走到楼下等候外卖,拿到热乎乎的面条后,又蹑手蹑脚的来到他办公室门口,深呼吸一口气后,推门走了进去。


“闻总,先吃碗面再忙吧。”她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


闻泽洋半躺在沙发上,手里燃着一支雪茄,实木地板上玻璃碎片很刺眼,他看起来很憔悴,可语气却比她想象中更平静。


“放那边,你先走吧。”


他甚至没问她,为什么这么晚了还没回家,好似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身前有一道无形的结界。


她如蒙大赦,把餐盒搁到办公桌上,迅速退出。


走出大楼时,热烘烘的身体被冷风一吹,她才开始暗自揣摩闻泽洋流泪的理由。


不可能为公事,公司发展顺遂,股东个个有钱赚,没有内斗。


那只能为私事,听说他父母身体一向硬朗,正在澳洲他姐姐那儿常住,难道突发疾病?


要不,就是和他那个存在于传说中的老婆出现了感情问题?现代人感情都脆弱,会是哪种问题呢?……


胡思乱想时,闻泽洋的奔驰已不知何时驶出地下车库,停到她身侧。


“上来,这个点了女孩子独自回家不安全。”


他的态度不容置疑,她几乎下意识地乖乖拉开了后排车门。


“坐前面来吧,前面暖和。”


她迟疑了一秒钟,依然决定执行命令。


奔驰车里,流淌着《蓝莲花》熟悉的旋律,是她不熟的女声版,歌手嗓音很大众,驾驭曲调的风格和许巍的原版倒是大相径庭,时而亢奋,时而荼靡。


她原本不擅言辞,又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公司一把手,更感觉拘谨,双手交握着放在膝盖上,默然不语。


他问明了方向后,也不说话,专心致志把控着方向盘。


她低着头,抬眼偷瞟到他修长的手指,指节轮廓清晰,手上无戒,心里不由得一跳——难道,他今天离婚了?


可闻泽洋没给她继续思考的时间,车子开到她家小区外的巷口时,猛然停在一家早点店支楞出来的塑料棚下,右手圈到她后颈处,轻轻一带,她的身体就朝他贴近,他的嘴唇也随即覆盖下来,


他来势汹汹,口腔里带着没来得及挥发的雪茄残留气味,像松木的厚重,又像豆蔻的清香,她被他紧紧环抱着,瞬间沦陷,连一丝形式化的矜持和挣扎都忘记了呈现。


这陈旧破败的平民区,此刻空无一人,寥落冷清,而街边一辆豪华奔驰车里,却如火如荼的上演着激情澎湃的戏码。


他们急切探索着彼此的身体,就像干涸的土地渴望融入湿润的雨滴……唇舌,思想,梦境都恨不得交缠在一起。


单蓉觉得闻泽洋如同一汪幽静的深井,有青苔密布的湿滑边缘,而她,如同好奇的稚童,企图捞到井底虚幻的明月。


事后,闻泽洋抱着她,说了一句话:“阳春面很好吃,谢谢你。”


没有解释,没有道歉,在他看来,似乎一切尽在掌控,顺理成章。


她也什么都没问,她感觉这只是一场春梦,梦醒了无痕。


她没有资格奢望更多,她懂得基本游戏规则,拎得清自己斤两。


可她的梦,一做就做了一年。


三天后,她被调到行政部,不用再抛头露面的跑业务,薪水上涨,只是少了额外提成。


不过,那点提成也算不得什么了。


闻泽洋给她租了套精装小公寓,又直接给了她一张卡,卡里数字抵得过她一年工资。


她明白,这是被包养的信号。


她有点耿耿于怀,却没办法傲气的拒绝。


改变命运的机会,一辈子也许只有一回。

闻泽洋对她很好,两人相处时,时时刻刻给她恋爱的感觉,礼物不断,情话不断。


单蓉心想,就算他是演戏,她也认了。


配合演出,享受过程,才是她的职责。


唯一遗憾,他从不到她的小公寓里,也从不和她过夜。


无论约会到多晚,都要抽身离开。


她问过为什么?他说,认床,多年习惯难改。


他也从不和她提起自己的妻子,越不提,她越好奇,他被缠得没办法了,不耐烦地回了句:“就一个弹古琴的。”


她便不再多话,默默去网上搜一些古琴演奏者的视频来看,暗暗在头脑里勾勒着他妻子的模样。


看了几十个之后,她疲乏地关掉电脑,心内却泛起隐隐的优越感。


古琴这乐器,听起来高雅,但那些演奏者们,却不见得个个气质如兰,容貌倾国倾城,有许多也只是如她一般的普通脸。


她至少还年轻,有丰润的线条,紧实的皮肉,而他的妻子,肯定30好几了,再美也是昨日黄花,惹得丈夫生厌。


要不,闻泽洋怎会对她说:“你是我的解药。”


或许,他和妻子的感情,早就破裂,只是像无数家大业大的富豪一样,碍于种种利益的捆绑,才勉强维持着法律上的名份。



在发现怀孕之前,单蓉是没有想过上位的,只想安安稳稳过几年好日子,和闻泽洋结束关系时,他能帮衬着自己,开辟点小事业。


她把检测报告放在他面前时,已做好了堕胎的心理准备。没想到,闻泽洋竟激动得跳起来,抱着她转了几个圈,跟电视剧里演的一样夸张。


他坚定地说:“生下来,我养。”


他让她辞了职,专心在家安胎,还破天荒地在她小公寓里住了三天。


晚上搂着她睡觉,早上亲自下厨给她热牛奶煎鸡蛋,她做好午饭晚饭,等他回来陪她吃。


像一对真正的夫妻,却始终没说“我娶你”。


单蓉很失落,这种失落感,令她惊惶地发现,原来自己是多么想和这个男人一生一世。


这个念头,或许早就深植于心,只是她一直在克制,在压抑,在时刻告诫自己,不要痴心妄想。


然而,有了孩子后,闻泽洋的表现,给了她莫大的信心。


一个男人,愿意和你生孩子,愿意为你们共同的孩子负责任,便是无需证明的真爱。


他一定也考虑过,给孩子一个光明正大的家,可他满怀艰涩的负罪感,令他无法坦然地对妻子开口。


那么,为了爱人,为了以后的孩子,就让自己去充当这个恶人吧。


单蓉找了私家侦探,调查了闻泽洋名下所有财产,除了两处房产与妻子联名,其余生意均在他个人名下。


也查出了他妻子蓝莲的家庭背景,父母都是平头百姓,只是两人老家在同一个小镇。


看来,闻泽洋离婚并无任何顾忌,


只是,他的妻子叫蓝莲,他爱听《蓝莲花》,这之间奇妙的关联,让单蓉很是不悦。


她决定,尽快去找蓝莲摊牌,毕竟孩子已快有三个月。


还没等她行动,蓝莲就自己找上门了。


蓝莲会不会单蓉撕起来?单蓉自以为是的原因并非很多朋友所猜测的那样哦!碍于篇幅长度,关注喵的公号以后,回复“婚外情”可知道答案。


喵还写过更多猜不到结尾的神转折故事,回复“誓言”,“救赎”,“隐情”,“智斗”,“回头”,“青花瓷”可查看,点击菜单:全部目录   就是喵全部原创故事

End

爱恨情仇,尽在此间

你喵等你来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