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排插价格社区

梅姐咖喱和红色塑料凳- 晨起暮落的幸福

楼主:肖小跑 时间:2020-08-05 14:58:10

泰皇去世,整个泰国泣涕如雨。


虽非他子民,但近十年时光,足够让我认定这个地方就是第二故乡。


对这片土地性格最贴切的描述,就在皇父生前给女儿诗林通公主的一封信中:


“这个世界上,凡事相对而生,有黑暗就有光明,有善良就有罪恶。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才能实现属于自己的美好。而要让这个世界充满幸福和平,就只有去珍爱别人。


知足是内心的根基。满足所拥有的一切拥有也罢,没得到也罢,不要纠结为什么。


海不纳百川,会给未来泼上焦虑,陷于水深火热。幸福与痛苦,赞美与责备,运气的消减,荣誉的褪色,只不过是自然规则罢了。


伤心沮丧无用,要懂得释怀。”


今天把三年前的一篇旧文重新编辑,带大家从晨起暮落,看泰国人民的小幸福。




梅姐咖喱和红色塑料凳

我姐号猎户,我号山猫。


在小时候的饭桌上,她有猎户般机敏,迅雷不及掩耳,一旦瞄准,百发百中。而山猫善偷袭,我知道抢不过她,从不正面交锋,早在厨房里就下手了。


但我们的目标从来不是主菜,而是各种菜汤。那是奶奶酱料理的全部精华,入味的殿堂级典范,它能把所有主食瞬间升华。


“下饭”是对菜的最高评价。


后来我到了泰国,才知道“下饭”的天堂原来在这里。


泰国香米颗颗分明,筋劲弹牙。一盘喷香的饭,浇铺上厚厚一床咖喱,浓稠便均匀包裹在每颗米上。汁饭满满一大勺入嘴,就算不小心像二师兄吃人参果,没经过后槽牙就吞了下去,也不用懊恼-汤汁入嘴那一刻,已渗进所有味蕾。


泰国的极品咖喱拌饭,不在米其林餐厅,也不在皇宫御厨,而在曼谷的路边- Jake Puey(梅姐咖喱饭)。


曼谷唐人街上的老铺门板,就算再掉渣,也不能拆除,不可翻新,一切都为保持当年华人飘洋过海来泰谋生计,竖起自己第一块门板的情怀。


每天下午四点,梅姐一家准时推着小车,载着装满各味咖喱的不锈钢大锅,在贴满小广告的门板前停车,卸桶,将红色塑料小凳一字排开,窄窄两排,只有凳没有桌。


马上便有三五食客上凳,坐等梅姐本日精心熬制的第一勺。


梅姐有时会熬一锅黄咖喱。中等辣度,加浓稠椰奶,撒红绿辣椒丝。


判断上等黄咖喱的关键指标是“细腻”。梅姐的黄咖喱饭虽然细腻,但无可取代之处,却在每盘咖喱饭上那三四片煎的酥香的腊肠,和两块儿酥烂的蜜汁焖排骨。 


细软白饭,浓厚黄汁,酥肠糯排。整盘饭就这样升华了。


有时候,梅姐将螃蟹大腿肉剥的细碎,打松,加绿咖喱酱汁和椰奶,炒成细糊。出锅前加一两星朝天椒、豆茄子、碎黑木耳。热热的一大勺儿盖在饭上,再缀一颗泰式十三香炖蛋。


整盘饭再次升华了。 


几十年,风雨无阻。那两排红色塑料凳,被大家亲切地称为“音乐凳”。


每晚八点后,摊上开始人满为患。大家配合默契,您抹嘴起身我即落座,每二十分钟翻台一次,秩序井然,就像击鼓传花一样。


开嘟嘟车的大叔,开金店的大妈,学生,白领,游客,座次不分先后,招待不论身份。坐上板凳即为美食家,品尝真正的生活。


幸福,就是坐在街边红色塑料小凳上吃咖喱饭。


(特别鸣谢好基友Mark Wiens同学提供照片。他是一个祖籍非洲的吃货。)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