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排插价格社区

重蹈复辙(毫不留情版)

楼主:不眠的52Hz 时间:2020-08-02 16:59:20



前言:本篇因为一些私人原因,当初写的时候就留手了。现在把它补全,因为这是对我本职工作的尊重,即使它是对他人的不尊重。


 

“你当初应该来。”胡老八从家族聚会逃来“若梦”,此时已经是10点有多了。

8点他约我出来时信口开河话自己酒量飞升,饮低我再去开房都得。

然而我睇住佢饮蜂蜜水,一话两说:“你好意思讲?”

“如果你来咗,就冇后面咁多事情了。”佢目前喺红面关公。

我伸出手指,指住佢闹:“你都痴线,关我閪事。”

“你听我讲,”老八打了个响指,示意老板再来一席,“我要旧版长岛冰茶。”

老板点头,望向我。

“要一杯反应人的病态的酒。”

“点样先算喺你认为噶病态?”

“非逻辑,非理性。”

老板点头示意明白后转身回到吧台,留我二人继续吹水。

我将话题又转回他身上,问:“咁你有冇带佢去睇医生啊?”

老八干脆地回答到:“冇。”

“啊?”

女朋友都发社交软件表示心理难受需要接受治疗,居然仲可以咁轻松,难得。

“佢就两件事,一喺唔肯承认自己,二喺家庭关系问题,呢两样同医生讲咗就会有用乜?唔解决问题。”

我摇头讲:“佢可能要食药。”

“标本不治。”

一时半刻我搵唔到理由去说服老八,又转头捻觉得虽然二人皆是我朋友,但明显胡老八更核心一些,劝不如不劝。

我把话题稍带偏试图尝试激发他的心:“佢展示噶自我形象与真实形象,唔喺一码事,我(作为朋友)唔知点关心佢。”

“佢发出来都仔细为咗博取一啲关心而已,不过佢自己要咁扮演又有乜好讲啊?”胡老八点着我抵给他的烟,“佢自己平时唔食烟唔饮酒,同你喺埋一起就喺要咁,都唔知为乜。”

话锋一转,忽然激进:“佢都有问过我乜爱唔爱佢之类噶问题。”

“你点答?”阿路若梦取经。

“我反问佢‘心里面就没点逼数吗?’”胡老八很放松地吹出烟气后讲:“事已至此,当你坐上一条船,都出到海了,仲有乜必要问船是否稳当啊?”

“嗯,事已至此。不过你点解可以一日到黑惹埋嘥啲咁奇奇怪怪噶人?”

“可能因为我自己都喺。”

“所以呢个就喺人地开工你啲又开工噶理由?”

“喺‘人地剪片我地开工’。”

“好閪核突啊你,就因为咁所以喺埋一起?”

“乜你觉得我喺同人地训就一定会成为伴侣噶人?”

我打量咗佢的灰衬衫休闲裤马丁靴,大背头与幼边圆眼镜,答:“之前喺,你讲咗就唔喺了。”

“咁真喺多谢你睇得起我。”

“斯文败类,所以你讲呢个同我有乜关系?唔明。”

佢托咗下眼镜,望住杯水讲:“因为你来,一切都会唔同。”

OK,我整理一下逻辑,假设我去开罗,我目睹月亮一事,会阻止胡老八与暴怒的发展,会打断老铁毫无机会的追女。哇,伟大到你,我都唔信啊。

某个程度来讲,确实喺我意气用事。身为团队一员,理所应当地参与工作范围内的团队活动。而我,冇。胡老八其实喺食硬我份人讲道理,所以先够胆咁讲。

此时此刻,我闻到浓烈的苦艾酒的味道。

“你钟意饮噶酒,喺反传统(调酒),极度矛盾,甚至喺传统调酒师嗤之以鼻的味道。”老板如是说。“苦艾酒就好似希特勒一样,疯狂又浪漫,加上紫罗兰的香气同其他,就如同你口中的病态。”

口中苦艾酒浓烈的味道完全杀死紫罗兰的香气,而其独特的味道与幼时在医院饮用的配方止咳水极度相似。我饮一啖就眉头皱,浪漫与否我唔知,但喺疯狂就实冇走鸡了。

苦艾酒确实有药用的例子,我理智上却拒绝用80多度的酒来辅助治疗我的病态。

胡老八饮一口他的“长岛冰茶”,再讲:“你哋两个唔应该就咁样结束,我觉得你哋当时喺啱key噶。”

“喺啦,喺啦,我对唔住你啊。”我的悲鸣。“你去惠州个阵,有一次我同暴怒班人饮多咗,觉得懒惰亦不是不可。”

其实就喺我同刘鲤上次去扫台的事。

大家皆酩酊大醉,分不清南北西东。此时心里面猎低语:“懒惰在你身边,可以尽情享用她的肉体,蹂躏她的心灵,看,单亲又刚从失恋当中走出来,是好时机。”

玻璃樽已到达嘴边,大脑话我知再饮就要变喷泉了,我堂堂高傲成年,我答猎人:“是吗?是吗?”

“她可以和你一起抽烟喝酒说脏话熬通宵,你的生活不必大变更。”猎人又语,“她最近还喜欢上了LO裙,除家庭组成方面和稍显自卑外没什么不符合你的要求,低如海底的要求。”

耳边除开猎人低语还有他们的胡话,我放低酒樽,咬紧烟草同猎人讲:“不,我再也不要因别人的痛苦而受煎熬。”

胡老八一声“哈”将我扯出回忆,我捻佢真喺好震惊,到嘴边的酒杯都重新放于台面。

“后来我食多两支烟,觉得都喺算柒数了。”

“呢支烟食得抵啊。”

话语未毕,我就点着最后一支双喜,边食边讲:“我都觉得喺。”

指针指即将搭在2字上,两人在江南西路口打车归家。二人一时无语,日历早已翻开新一页,现在喺北京时间10月31日,我约咗曲奇下午去长隆过万圣节。微信提醒一下佢。

“下午4点见?”

“在吃夜宵呢,不过学校10点半就门禁。”

“那我们9点半走?”

“没事,玩嗨了再说!”

“得,明天见。”

突然,胡老八佢问我:“世上有冇可能一个人可以同时爱两个人?”

“平等地?但爱又唔喺单向付出,单相思算不上是爱啊。”

“咁点算情侣,情侣之间可以冇爱情甚至一拖几。”

“我觉得只要喺相互承认就喺啦,毕竟依家都唔兴订婚了。”

“嗯,相互承认。”我本以为话题到此为止,谁知他更进一步问:“咁点先算喺爱?”

“我框架里面就喺狂热地、排他地占有。”

“爱喺无条件的付出。如果唔喺你噶定义会好可怕,但喺我噶又怪怪哋。”胡老八如是说。

临近两点半冷清的街道,一个人坏人都算不上的人发出一句不可思议的定义,有时候我难以去判断我是否看高或看轻此人,他令我感动的话语却总伴随令我刮目相看的行动。

所以我答:“你噶框架喺等长线段,所以觉得代入现实有问题,而我的框架喺射线。”

佢抬头凝视无月的夜空,感叹道:“生活如果如你所说,我接受唔到。”

“冇乜啊,生活本身就喺咁魔幻。”我耸肩说,仿佛置身事外。

“喺啦,之前楼上个BOBO唔喺几好乜?”换一个好话题,从新将我拉入漩涡中。

我搓咗下面,答:“睇佢用啲化妆品啊、服饰啊都知要付出几多成本,我冇咁大个头就唔带咁大顶帽啦。”

上一次见张闻道时,他告诉我一个我合情不合理的讲法——“恋爱讲究低买高卖”,我冇实践但我钟意用来搪塞别人。

回到此时,老八安慰我:“咁你喺理性的,可以置身事外地去判断。”

再笑,道:“同你呢个‘好好先生’比。”

话题兜兜转转,结果为我高估他的心如同我高估他的品德一样,只希望最终结果不是我高估我们之间的交情。不过老八依家人喺广州,因为有人需要佢。当然呢个念头或者喺幼稚的,但都算喺有个盼头,不至于生无可恋。而我本人嘛,不喜分离。哦,之前讲话要纹花臂最后都喺冇佢,因为阿妈同我讲阿姨确实改名但平时冇叫惯且刘鲤承认讲过李德的事,世界线回档了。既然都回到我认知的世界了,就没有必要纹了。

闭眼再睁眼,下午2点。鸡咁脚起床,喺咁咦拾咗自己个狗样就出门了。

4点的约会6点开始,无他,老师留堂,依家啲大学老师如此尽心尽力,实在难得。本次约会宣称喺被鸡鸡放飞机,实情只喺为咗约曲奇。点解要咁做,大概喺为咗我心里面的合乎礼节即阿路指数,冇乜所谓啦。

“啊,今天好晚了,不如下次再约?你算算时间,我们玩不了多久。”

“我还好啦,大概是3个多钟,反正有美少女什么都是值得的。”

听闻我自称再也不求人?

我放纵自己沉没资本的天性,但如果不亲密地接触一个人,乜评价都喺虚幻。不过人有任何感觉是不虚幻、非虚构的?反正都搵到工了,如果用钱就可以买到快乐,飞扑去买。

 

终于到了,好彩佢冇被人流冲走。粉色外套加短裙打底裤,棕色短发,光线唔够没办法确认喺唔喺上淡妆。但从逻辑推断,上课留堂应该冇时间补妆,唉唉唉,姑且当有啦。等等,最近有个叫“恨嫁风”的衣着品味,大概就喺咁feel呱。

 

等曲奇期间我买咗唔少糖果,用一个南瓜灯外形的袋装住。

“食糖啦,靓妹。”

“我唔想听,唔想听,我要食糖。”

睇来佢喺知自己迟到一事,阿路指数开盘啦,建议大家买几百倍杠杆跌,我陈路包你第二日会所嫩模,输了下海干活什么的,不存在。

我翻咗下微信聊天记录,问“之前你朋友圈分享集赞只熊有冇中奖?”

佢边拆开棍仔糖包装袋边讲:“冇。”

“双十一打折买咯。”潜台词为“我送你?”

“唔买了,冇咁打张床,人都冇位训了。”

“更大的床,更大的熊!”我随口讲。

佢嘟嘥嘴以示抗议。她真可爱,她真有趣,她真美丽。我讲个我喺一个高傲的成年人,为何要放低自己原则?大概就似胡老八一样,不过是口是心非而已。

排队等安全检查时,前面记起鸡鸡,就突然记起另一事。

生日个日鸡鸡临散场时问我:“喂,世界上男女之间有冇纯粹友谊?”

我思考片刻后答:“冇呱,但喺有冇又有乜所谓啊,边个唔中意间中被人关心一下?”

鸡鸡再问:“咁同性之间呢?”

原本想讲男人可能有,觉得唔好平权,又觉得忽略咗同性恋的可能性,最后答:“泛泛而谈的话,唔扯上爱恋就有。”

佢听完“啊”咗一声,颇为丧气答我:“我身边都喺啲塑料花姐妹情,快呕了。”

“物以类聚。”我不由自主地讲。

佢听完冇破口大骂,反而自嘲般讲:“不过友情呢啲嘢噶结局边个讲得准啊?”

见佢如此,我只好认真讲:“友情的结局无外乎与半途而废或是带入坟墓。”

“又喺,不过(塑料花情)实在令人呕心。”

“冇所谓啦,人又唔喺为咗正确而生存落来,需求先喺。”我意犹未尽地补充道,“再讲啊,人又唔会改错,见怪不怪就好。”

“本能生存。”佢笑住讲,不包含开心的笑。

 

入园时间已经是高峰期,各项热门机动游戏大排长龙,见到都烦。询问是否等待,得到答复“唔得,排咁耐对唔住张门非”,是理性派。

然后两个超龄儿童去排队玩水上碰碰车,等待的几分钟便是日常交谈的机会,大多是聊咖啡厅相关的事情,我见缝插针地问她的近况,得知她因学业繁忙已经辞职,最近变成幼儿园姐姐。嗯,大龄儿童带住一班儿童,都几合适啊。佢就答,工资合适。

为了唔喺美少女面前食烟,我已经决定今日食完整个17年的糖果摄入量。前面的情侣一直拍抖音,而后面的小朋友一路望住曲奇个糖果袋。

“被啲人地细路仔食啦。”我话口未完就拆开糖果包装袋,自己食起身。

佢望咗下个豆丁,答我:“唔得,呢啲我要摞返去派被室友,再讲今日咁多小朋友边够派。”
   “反正袋糖都喺你手上了,由你了。”

片刻过后,有请曲奇船长上船,你的舵手路爷已准备就绪。见到情侣,猛烈撞击!见拍抖音的情侣,使用强烈撞击。冇估到对方舵手技高一筹,快速转舵来回避进攻,当然我都冇好认真踩油门,怕撞到对面手机落水,惹得一身骚。船长表示过瘾并有兴趣来多锅,我表示行下有冇其他嘢好玩,船长同意。

如果节假日你唔想人逼人、抢机动游戏玩,除咗早啲入场之外,就只有玩低龄机动游戏了。既然前者无法补救,只能选后者了。

途中遇到形形色色的万圣节coser,真喺扮鬼扮马。船长一直同我讲边个边个小哥哥好睇,我就答佢呢个大波护士,正啊。突然路过见到有个狼人小哥超级cool,坐喺高处托腮,根本唔鸟人,太多小姐姐抢住影相,佢只好喺低处强行集邮,我就影佢。光线唔好情况下手机无论点都没可能出好片,佢就同我抱怨,我就表示6s还好啦。然后我低头睇返张相,佢个表情超似悲伤蛙,冇忍住就笑咗出声。虽然被人威胁要删相,然而我会乜?冇可能,我地表情包见。

当然我都有出面帮佢争咗几个好机位去影相,喺大摆锤下面有个手持锁链的小哥哥,妆容有几分神似杰克船长,我一个箭步直接抢喺其他小姐姐之前同佢影相,然后招手叫船长过来。

话说佢睇佢噶俊男,我赏我的球,冇乜特别的脾气。自觉普通朋友出门游玩理应如此。等等,喺唔喺有啲乜问题我冇察觉到,但一时半刻又忘词了。

我呢个人可以玩各种过山车,但喺对于海盗船之类浪的机动游戏完全冇办法驾驭,落来基本喺面青口唇白。细想,我确实严重晕车,估计喺一个道理。问题来了,边个话顺产就耳水平衡特别好,同我企出来。

船长执意要玩海盗船,只好舍命陪美人了。

落地一刻,我差啲就呕了。幸好唔喺玩大摆锤,如果唔喺就边玩边仙女散花了。而且落船之后,佢就唔喺船长了。

“你要唔要食支烟?”

“还好。”我死撑出一个“OK”手势。

为咗缓解眩晕感,只好行两步解闷,见到两个玩快闪的COSer,我就同曲奇讲:“等阵你拍佢左边(肩),我拍右边。”

佢听完即刻猛点头。

点知人地bie咗我地两个傻仔一眼,然后就继续快闪。我两人在风中凌乱。

闻到烧鸡翼的香味,决定闻香稳鸡翼。

佢点佢噶鸡中翅同章鱼碗,我砌我噶烧鸡翼,然后佢微信钱包唔够钱,我就当作自己中套路埋单,冇捻住话佢会被返我。如果我个鼻冇出错,呢碗章鱼有杀气。

出于好心,我问:“同你换啦?”

“唔制。”佢撇过头。

花坛石驳坐低,我啱啱开始食,刘鲤突然打电话被我,同曲奇讲声,遂接。

“路爷,出来唱K啊,大把酒等你来扫台啊!”他笑骑骑实冇好嘢,估计我竖住入瘫住出。

所以我答:“同个妹妹仔喺长隆,唔得闲。”

“就你两个人?”

“喺啊,当作万圣节帮人踌女咯。”

“加油啦,听你语气就知你乐在其中。”

我笑咗下,只好讲:“好啦,我加油,你地玩得开心。”

“拜,”刘鲤话到此,熊大卫突然插嘴:“路爷,同你讲当年你命悬一线啊!”

此话吓我一跳,不自觉提升了音量讲:“啊?乜啊?”

“之前白十月闺蜜同我食饭时候讲,佢份人唔似想象中咁单纯”熊总顿咗下,似回忆些什么,“反正就喺如果当年你同佢喺一起,你就玩完了。”

听完心里毫无波澜可言,也发不出笑声,最后讲出一句:“冇事啦,唔重要了,cut啦。”

“唔好意思,朋友打电话来叫唱K。”我收拾一下情绪,再返到花坛边。

“嗯,哇,好鬼辣啊!”佢即刻面都红嘥。

我喺好恼又好笑,阿路指数提示我问:“有冇带水来啊?”

猛摇头。

“得,你坐住等我。”担住鸡翼我就走了,回头见到佢搏命啊大嘴嗦气。我确实有我开过的水,出于礼节,自动忽略此方案。

行两步就见到卖冰镇芒果汁,血包造型真喺好得意,一问士多啤梨味居然卖嘥,我顶。

见我失落个样,卖家小姐姐就同我讲:“咁啦,帮你选支最冻噶啦?”

“杀你,两支最冻。”

“得,盛惠......”小姐姐的声音被其他人的声音盖过,我从荷包扯出一张红衫鱼抵被佢,一回头见到罗森以及家眷。

我拱手示意,客套道:“总裁都有时间来玩啊?”

佢点下头,微笑道:“学你话斋,吊颈都要投啖气,近况如何?”

“喺天体个边坐办公室,几清闲下。”

“好,两个人?”佢大概见到我手上两袋饮料再问。

“喺啊,唔讲先,”我戚起饮料示意情况紧急,“等住我返去救急。”

“拜,玩得开心。”

撞到鬼就只有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趁早着草:“大家咁话。”

咋咋临跑返去,见到曲奇眼水都出嘥来,迅速交出“急救包”。

冇两下佢就快饮完了,遂问仲要唔要买,得到答复:“太贵啦!够我出去饮两次一点点啦!”

天真就喺天真,我嬉笑道:“但喺你依家唔饮就要瓜柴了。”

冇过一阵我就收到转款,佢又真喺被返钱我,潜台词喺唔喺冇戏可演噶意思啊?

矫情期间,佢一路喺度笃章鱼,又一面丧气。我原本以为喺唔好食噶问题,问题原来喺太辣了食唔落但喺唔可以浪费食物。

以伟大噶食物之名,帮佢嚼嘥成碗,辣到半日讲唔出一句话。问题来了,食咗呢碗嘢噶行为到底会令阿路指数熊亦或是牛?

“老豆好嘢!”曲奇被个“good”我。

九点有许巍演出,我有“入夜路盲症”一直都在兜兜转转,搵唔到舞台所在位置。而途中见到排长龙的鬼屋,我指住人龙并表示大家果然来过节,明示排队。

佢死摇头,坚决抵制游鬼屋。

“你居然惊?”

“如果有好多小哥哥,我就唔惊。”

“再有若干个好睇小姐姐,你喺唔喺赖住唔肯走?”

“喺啊!”

突然记起当年有个人自己怕鬼又喺要拉住去玩,结果喺佢声哑我耳聋,虎口被握到发痛之余手臂上全部都喺爪痕。我已经产生隔离先喺鬼的错觉。

期间见到一稻草人,佢问我:“哇,会唔会喺公仔啊?”

“呢啲唔毓突然毓一下先得人惊。”

稻草人好配合地毓咗下,佢即刻缩埋一边。她真可爱,哈哈。

剩余时间就是陪她看当天许巍Live,人山人海。我撞出一条血路,佢全程扯住我件Oversized卫衣,其实从安全考虑应该要接管她的小手。

如果想要接管,会唔会就开始破坏我两之间的交往?再者,今日回忆份量太重,重到就快带唔走了,即我害怕其他人的手投射于她的手上。如果喺咁,我不单只是重蹈覆辙,甚至是非健康亦非理性的病态。

曲奇吉高脚望住舞台,忘情地跟着许巍唱《蓝莲花》,我低头问佢:“贝斯学成点啊?”

“爱好喈,嘛嘛哋啦。”

“下次你地band搞live,我去捧个场。”

“喺唔喺啊,来就请你食宵夜。”

“一言为定。”

那个小小南瓜灯,消失在人群中。最后一句喺:“食糖啦,老豆。”

我先又记起曲奇不但与我同月同日出生,还都是姓陈二事。

唔好被太多暗示自己,称呼我为“老豆”的人又不只有她一人,免得又生波澜。同时扣心自问,她不是理想型?唉,我都唔知点讲我自己好了。又或者就喺咁兜兜转转、重蹈覆辙的一生呱。

何必问我开唔开心,至少现今我唔折堕。

《无题》

李商隐

重帏深下莫愁堂,卧后清宵细细长。

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

风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谁教桂叶香。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我喺阿路,人生没有I亦就不会有Illusion”。



后记:特别感谢每一位赴约时化妆的女士。

后记2:我认为现代人恋爱有两个一定没错的定律:“生得靓仔/女喺冇错噶”同“低买高卖”。

后记3:第三次被人称呼为“老豆”,可能这就是踌女命吧。

BTW:普通话中“不动”一词在粤语到底是哪个字我真的不确定,暂用“毓”代替。毕竟“抑郁”中粤语发“yi wein”。多音字,不存在的。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