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排插价格社区

我们村儿(九)

楼主:娜些年娜些花儿 时间:2019-01-11 06:58:17


放 水


小时候,夏天的早上,我们从来不睡懒觉,每天六点半就起床。负责叫醒我们的,不是闹钟,不是理想,也不是妈妈的条帚疙瘩,而是放水的大喇叭

“东头,东头,放水了昂,放水了昂。”每天早上六点半,村里的大喇叭便会准时响起,除了停电,风雨无阻。过上十几分钟,又喊几遍:“西头,西头,放水了昂,放水了昂。”

以前的农村,家家户户外间屋都有一个大水缸用来储水。我们小时候,上世纪八十年代,自来水管道已经接到了各家各户,村民们不用再去井台摇辘辘挑水。机井房就在十字街的东北角,挨着大队部不远。刚开始,人们用铁筲一桶一桶往屋里提溜,后来有塑料水管了,拉一截水管,一头接在龙头上,一头接到外间屋的水缸里,水管放好,一开龙头,几分钟水就满了。

负责放水的老人叫王会,是村里的治保主任,瘦瘦高高,见了人总是笑笑的,特别负责任,放水的差事从来没耽误过。我们的一天,就从老人放水的广播声中开始。

“早起三光,晚起三慌。”这句话,耳朵快听得磨出茧子来了。妈妈说不出“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这样的治家格言,但总的意思差不多。夏天,妈妈的一天开始得更早,经常四、五点钟就起床,天刚蒙蒙亮,趁凉快先去地里干会儿活,一早上把一天的活儿都干出来。大喇叭上一广播放水,妈妈就回家,接水、浇菜、做早饭。

但水可不是全天都有,而是天天早上固定时间放水。全村一块儿放,水压不够,便分成几块儿,分头放。广播放水,一是提醒人们赶紧起来接水,免得错过时间,没有水喝。二是怕头一天有人不关水管,来了水不知道,跑满院满街水,浪费资源。

把水缸接满,妈妈就开始浇她的宝贝小菜园。我们的小院儿边边角角都被妈妈种上了菜,只留出一条过道。一年四季的菜不用买,想吃什么,菜园里现摘。春天,还炒什么菜啊,掐几根儿小葱或者莴苣,现烙的大饼抹上酱一夹,一顿饭得了。夏天,豆角,茄子、西红柿,顶花带刺的黄瓜,随便吃。爸爸喜欢吃韭菜,菜园里必有一畦,周末割一把下来,烫一绺粉条,切一根油条,做成韭菜鸡蛋馅儿包子、饺子,改善伙食。秋天种上萝卜白菜,一冬天的菜都不愁了。

我早上起来,蹲在园子边,掬一捧自来水洗两把脸,嘴直接对着水管痛快淋漓地喝两口水。之后就呆呆地看着水“哗哗”地从水管里流到地里,渗进泥土里。或者用手堵住水管,看水从指缝里喷出来,喷得老远老远。一畦满了,扯着水管放到下一畦,顺便摘根儿黄瓜,用水冲冲,“嘎吱嘎吱”地大快朵颐。

十冬腊月,早上六点半实在是太早了,天还黑着呢,劳累了一年的农民也猫起了冬,放水的时间改到了中午十一点。

天冷,水管经常被冻住,如果头一天放完水忘了放水管里的气,第二天就冻磁实了。已经开始放水了,打开水龙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肯定是冻上了。把水管儿周围刨个坑,浇上一大壶开水,如果冻得不深,等上一会儿,就会听见水管里“呲呲”地开始冒气,这时候把坑里已经凉了的水舀出来,再放上一壶开水,水管里的“呲呲”声儿越来越大,慢慢就有水喷出来。如果这招不管事,就得用火烤了,把干柴或者“棒子葫芦”架在水管周围,浇上点儿柴油点着,烤着烤着也就化开了。

那时候的冬天真冷啊,外间屋的水缸里是一层又一层的冰茬子,我用瓢把冰茬敲碎拾起一快含在嘴里,深情地品味着那个季节的清凉。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