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排插价格社区

妄京——序章.战

楼主:故事的一千种开始方式 时间:2021-03-21 15:52:45

  风其凉打着伞不紧不慢的向超市走去。
  尽管下着很大的雨,超市还依旧正常营业,只不过因为暴雨的缘故,又已经过了饭店和下班时间,超市里的人少的可怜,雨持续且有力的下了很久,那些避雨的行人也都勇毅的破开雨幕奔跑着回家去了,超市里放着一些“降温”的音乐,店员也少的可怜,偌大的超市居然看不见什么人,因而显得特别的宽阔寂寥。

(图片来自网络)

  风其凉在卖方便面的货架前停留了很久才放弃了他原有的晚餐计划。
  二十分钟后他拎着一只装着一束挂面,几个番茄,几枚鸡蛋,一条香肠和无数零食的巨大白色塑料袋走出了超市。
  他走出去,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甚至连一滩积水都看不见。天色更暗,路灯没有亮起,街上连一个行人都没有。
  极其安静,安静的就像是走进了什么时间停滞的缝里一样,四周突然起雾了,原本闷热的天气一下子变得阴森砭骨。
  屋檐下一滴水滑落,发出了‘叮咚’的声响。
  “真麻烦……本店可不负责售后服务啊。”风其凉无奈的笑笑,装着食品的塑料袋突然滑落,风其凉凭空消失。
  在他原先站立之处,一只巨大苍白的利爪自阴暗中探出。
  像是黑影里匍匐着的鼠的喘息,只不过更加粗重有力。
  巨大惨白色的人形站在阴影里,它弓着身子,手爪明显的更加巨大锋利。不远处路上隐约有许多人形而苍白的东西在行走,姿势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电影里成群结队漫无目的游荡的丧尸。
  风其凉端详那只利爪的主人,只能大约能分辨出人的肢爪,浑身赤裸着,苍白的皮肤暴露在外面,周身隐约缠绕着惨白色的雾气,它低头俯视风其凉,风其凉也安静的站在不远处端详着它。
  事实上他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在对峙,它——某种意义上根本没有所谓‘视力’这样的东西,只是凭借着一种极其发达的,饥渴的本能在攻击  ——一只饥饿的亡魂对食物的渴望。
  风其凉固然很‘可口’,可他不动,这只巨大的亡魂居然也没有动。
  或许它没见过一动不动的食物,无论是人还是亡魂什么的,在未知面前都会保持谨慎——即本能。
  风其凉并没有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它身上,如果亡魂有视力这种东西的话,很轻易就能够察觉到这个男人涣散游离的眼神。
  风其凉是有一双眼睛的,而且那双眼睛也是精明清澈的。如果任何人有这样一双精明清澈的眼睛,那就绝不会认不出几天前才见过的人。
  尤其是这位几天前才见过的人有一张令人难忘的脸和一个令人难忘——至少在很短的几天里——难忘的身份的时候,那么就绝没有在几天之后看见了这个人而记不起他来的可能。
  风其凉看着那只高壮雄伟浑身苍白的怪物,看着它脖子上一颗苍白锃亮的光头。
  尽管这看上去一点都不滑稽,风其凉还是有点想笑。
  同时又有点想哭。为它,也为他自己。
  他缓缓将伞合上。
  前几天‘死去’的黄鼠狼除了身上‘生’的因素之外的一切就站在他面前等着啖肉饮血。
  “日落西山逢魔之时啊……今天下雨天阴的早,我还以为早就过了六点半呢,早知道晚点再出来了……掉到这种塞满了我原先客户的平行世界里我其实超级害怕的。不过话说回来没想到妖堕落成亡灵之后居然具有如此强的攻击性,不过也在情理之中,生前曾拥有过漫长的寿命,堕为亡魂之后对于时间的渴望必然比凡人更甚,没想到你身为妖的力量居然没有消散,反而在这种‘缝隙’里演化的更强了,……还真是托这片风水宝地的福……”他张嘴的那一瞬间他就开始移动,确切的说是在逃跑了,老黄鼠狼的亡魂——事实上为了不侮辱他生前的名字大可不提——在他开口说话的瞬间,对‘时间’的贪婪瞬间压倒了它的迟疑,它嘶吼着猛冲上来,想要撕碎这份可口的食物。
  风其凉在它肉眼难以捕捉的猛烈扑击下叨叨的好整以暇。
  风其凉的语速很快,在吐这段长槽的同时进行了上千次的闪避。
  亡魂的手爪或是足所撞击的地方,砖石或是地面被撕开很大的裂缝,坚硬的地面甚至无法迟滞它的进攻,他手爪略过那些阻碍,干脆利落如同撕纸——它本来不以速度见长。
  对街丧尸一样的亡者们依旧忘我的晃荡着。
  “虽然我知道你听不见也看不见不过还是想吐槽一下说实话你这颗光头真的超级出镜啊一点都不凶或许你可以想办法在脑袋上纹个身什么的不过现在你这样子也找不到纹身师傅了”风其凉继续叨叨,他的嘴炮属性居然这个时候被点满了“说真的要是我拎着剑出来你早死了啊不对其实你已经死了……不过在这种亡魂遍地的缝隙里如果毫不顾忌的释放自己气息的话对面街上你那一大帮丧尸一样晃来晃去的同类肯定会一下子全部冲上来撕了我,对于你们来说我大概看上去就像是一盘淋满了酱汁的烤乳猪一样可口……”
  亡魂发出含混不清的嘶吼。
  它的身体在瞬间弯成一个诡异的弧度,像是整个人突然从腰间折断,猿猴样的前肢抓向风其凉,任何一种生物骨骼都无法完成这样的扭曲。
    风其凉猛的靠近它,两张脸几乎是紧贴着,亡魂猿猴般的前肢从小臂处猛的‘折断’,雷霆般的横扫,那姿势倒像是一个诡异的拥抱。伞在风其凉手中荡悠了半圈,夹在他的腋下,铁质的伞尖戳在亡魂的手爪正中,风其凉借力斜飞出很远。
  亡灵站直,将手臂扭回正常的位置,咆哮着继续进攻。
  “这种平行世界一样的罅隙只有我们这种游走在神鬼之间的人能进来想你们这样的东西永远出不去啦……离开的方法都不一样的当然前提是你得知道……”风其凉突然向亡灵背后猛的一跃“这他妈不是真的!”
  大雨依然下的很喧闹,风其凉撑开伞遮住自己湿漉的身体,缓步走过街去了。
  无人的街上灯火通明,街上的积水倒映着路灯的光,又被密集的雨打破,显得格外绮糜。
  “打烊咯……”他笑着说。
  怪物锋利的爪停滞在距离地面几厘米的地方,那是它刚刚站着的地方,这附近唯一一块完整的地面。
  一滩积水正倒映着它苍白呆滞的脸,像是那个男人在嘲讽它的无知。
  那那滩积水本不应该属于这里。
    女孩站在远处的楼上,看着那只巨大的亡魂定定的站了片刻,随后似乎完全忘记了方才的争斗,呆滞的走到对街,融入到那群僵尸般晃荡着的亡魂中去了,三米高的伟岸身躯在苍白的人体中分外显眼。
  她轻声笑了笑,转身轻快的离开,凉鞋踩在地面上‘踏踏’的响,脚踝处莹蓝色的鳞片闪烁。

  风其凉打着伞不紧不慢的向超市走去。
  尽管下着很大的雨,超市还依旧正常营业,只不过因为暴雨的缘故,又已经过了饭店和下班时间,超市里的人少的可怜,雨持续且有力的下了很久,那些避雨的行人也都勇毅的破开雨幕奔跑着回家去了,超市里放着一些“降温”的音乐,店员也少的可怜,偌大的超市居然看不见什么人,因而显得特别的宽阔寂寥。
  风其凉在卖方便面的货架前停留了很久才放弃了他原有的晚餐计划。
  二十分钟后他拎着一只装着一束挂面,几个番茄,几枚鸡蛋,一条香肠和无数零食的巨大白色塑料袋走出了超市。
  他走出去,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甚至连一滩积水都看不见。天色更暗,路灯没有亮起,街上连一个行人都没有。

(图片来自网络)

  极其安静,安静的就像是走进了什么时间停滞的缝里一样,四周突然起雾了,原本闷热的天气一下子变得阴森砭骨。
  屋檐下一滴水滑落,发出了‘叮咚’的声响。
  “真麻烦……本店可不负责售后服务啊。”风其凉无奈的笑笑,装着食品的塑料袋突然滑落,风其凉凭空消失。
  在他原先站立之处,一只巨大苍白的利爪自阴暗中探出。
  像是黑影里匍匐着的鼠的喘息,只不过更加粗重有力。
  巨大惨白色的人形站在阴影里,它弓着身子,手爪明显的更加巨大锋利。不远处路上隐约有许多人形而苍白的东西在行走,姿势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电影里成群结队漫无目的游荡的丧尸。
  风其凉端详那只利爪的主人,只能大约能分辨出人的肢爪,浑身赤裸着,苍白的皮肤暴露在外面,周身隐约缠绕着惨白色的雾气,它低头俯视风其凉,风其凉也安静的站在不远处端详着它。
  事实上他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在对峙,它——某种意义上根本没有所谓‘视力’这样的东西,只是凭借着一种极其发达的,饥渴的本能在攻击  ——一只饥饿的亡魂对食物的渴望。
  风其凉固然很‘可口’,可他不动,这只巨大的亡魂居然也没有动。
  或许它没见过一动不动的食物,无论是人还是亡魂什么的,在未知面前都会保持谨慎——即本能。
  风其凉并没有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它身上,如果亡魂有视力这种东西的话,很轻易就能够察觉到这个男人涣散游离的眼神。
  风其凉是有一双眼睛的,而且那双眼睛也是精明清澈的。如果任何人有这样一双精明清澈的眼睛,那就绝不会认不出几天前才见过的人。
  尤其是这位几天前才见过的人有一张令人难忘的脸和一个令人难忘——至少在很短的几天里——难忘的身份的时候,那么就绝没有在几天之后看见了这个人而记不起他来的可能。
  风其凉看着那只高壮雄伟浑身苍白的怪物,看着它脖子上一颗苍白锃亮的光头。
  尽管这看上去一点都不滑稽,风其凉还是有点想笑。
  同时又有点想哭。为它,也为他自己。
  他缓缓将伞合上。
  前几天‘死去’的黄鼠狼除了身上‘生’的因素之外的一切就站在他面前等着啖肉饮血。
  “日落西山逢魔之时啊……今天下雨天阴的早,我还以为早就过了六点半呢,早知道晚点再出来了……掉到这种塞满了我原先客户的平行世界里我其实超级害怕的。不过话说回来没想到妖堕落成亡灵之后居然具有如此强的攻击性,不过也在情理之中,生前曾拥有过漫长的寿命,堕为亡魂之后对于时间的渴望必然比凡人更甚,没想到你身为妖的力量居然没有消散,反而在这种‘缝隙’里演化的更强了,……还真是托这片风水宝地的福……”他张嘴的那一瞬间他就开始移动,确切的说是在逃跑了,老黄鼠狼的亡魂——事实上为了不侮辱他生前的名字大可不提——在他开口说话的瞬间,对‘时间’的贪婪瞬间压倒了它的迟疑,它嘶吼着猛冲上来,想要撕碎这份可口的食物。
  风其凉在它肉眼难以捕捉的猛烈扑击下叨叨的好整以暇。
  风其凉的语速很快,在吐这段长槽的同时进行了上千次的闪避。
  亡魂的手爪或是足所撞击的地方,砖石或是地面被撕开很大的裂缝,坚硬的地面甚至无法迟滞它的进攻,他手爪略过那些阻碍,干脆利落如同撕纸——它本来不以速度见长。
  对街丧尸一样的亡者们依旧忘我的晃荡着。
  “虽然我知道你听不见也看不见不过还是想吐槽一下说实话你这颗光头真的超级出镜啊一点都不凶或许你可以想办法在脑袋上纹个身什么的不过现在你这样子也找不到纹身师傅了”风其凉继续叨叨,他的嘴炮属性居然这个时候被点满了“说真的要是我拎着剑出来你早死了啊不对其实你已经死了……不过在这种亡魂遍地的缝隙里如果毫不顾忌的释放自己气息的话对面街上你那一大帮丧尸一样晃来晃去的同类肯定会一下子全部冲上来撕了我,对于你们来说我大概看上去就像是一盘淋满了酱汁的烤乳猪一样可口……”
  亡魂发出含混不清的嘶吼。
  它的身体在瞬间弯成一个诡异的弧度,像是整个人突然从腰间折断,猿猴样的前肢抓向风其凉,任何一种生物骨骼都无法完成这样的扭曲。
    风其凉猛的靠近它,两张脸几乎是紧贴着,亡魂猿猴般的前肢从小臂处猛的‘折断’,雷霆般的横扫,那姿势倒像是一个诡异的拥抱。伞在风其凉手中荡悠了半圈,夹在他的腋下,铁质的伞尖戳在亡魂的手爪正中,风其凉借力斜飞出很远。
  亡灵站直,将手臂扭回正常的位置,咆哮着继续进攻。
  “这种平行世界一样的罅隙只有我们这种游走在神鬼之间的人能进来想你们这样的东西永远出不去啦……离开的方法都不一样的当然前提是你得知道……”风其凉突然向亡灵背后猛的一跃“这他妈不是真的!”
  大雨依然下的很喧闹,风其凉撑开伞遮住自己湿漉的身体,缓步走过街去了。
  无人的街上灯火通明,街上的积水倒映着路灯的光,又被密集的雨打破,显得格外绮糜。
  “打烊咯……”他笑着说。
  怪物锋利的爪停滞在距离地面几厘米的地方,那是它刚刚站着的地方,这附近唯一一块完整的地面。
  一滩积水正倒映着它苍白呆滞的脸,像是那个男人在嘲讽它的无知。
  那那滩积水本不应该属于这里。

(图片来自网络)

    女孩站在远处的楼上,看着那只巨大的亡魂定定的站了片刻,随后似乎完全忘记了方才的争斗,呆滞的走到对街,融入到那群僵尸般晃荡着的亡魂中去了,三米高的伟岸身躯在苍白的人体中分外显眼。
  她轻声笑了笑,转身轻快的离开,凉鞋踩在地面上‘踏踏’的响,脚踝处莹蓝色的鳞片闪烁。



求转发

妄京被压在下面压阅读量

也不是个事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