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排插价格社区

强迫老朋友理解我们的新生活,这不公平.

楼主:我要WhatYouNeed 时间:2018-12-05 17:44:28


上两周,我回了趟老家,见到了七八年没见的一个老朋友。


寒暄了几句之后,我忍不住俗套地问了她一句,这些年过得好吗。


她看着我笑了笑,说,“挺好的,我现在在老家卖煎饺。”


我没想到她会那么坦然地说出来。


其实,前两年回去的时候,我见到了她,但没有上前去打招呼。每逢过年,老家步行街都会有很多走鬼摊贩卖小吃,那一年,她也是其中一个。


她带着弟弟妹妹,守着煎饺子摊,大声吆喝着“煎饺子,煎黄金糕咯”。


发黑的铁板上插着一个纸板 “ 黄金糕 5 毛钱一个 ”,煎完一份,她就在油腻的围裙擦擦手,然后继续熟练地洒油,敲蛋,叫卖着。


看着熟悉的面孔被烟熏得油黑油黑的,我呆呆地坐在舅妈的摩托后座。


舅妈随口问了我一句“有煎黄金糕,你不是喜欢吃吗?要不要买?”


我忽然很害怕,赶紧低下头,催促舅妈赶紧离开,因为我实在没法以一个这样的买卖关系去重逢我的老友。


当时的我,还以为落荒而逃是为了给她留几分面子。



记得很久以前,她曾经信誓旦旦地对我说,她以后长大,一定要做中国女首富。我猜想,想做女首富的她,应该也不想在那样的场景下见到我。


前段日子,台风又来了。


老家楼下刚好是花店。老板娘拉着个板凳,坐在门口,眼巴巴地看着我经过,苦笑说,这回七夕都没玫瑰卖了。


抬眼看过去,店里的铁闸门被半卷着,透明的玻璃碎了好几块,放在塑料桶里的花也残妆不齐,叶瓣满地了。


家里停电了一整天,家人让我去旁边的小卖部去买蜡烛。


我拿着几块零钱出了门,在街上的场景莫名地有趣,每个人衣服都灌满了风,像几十个圆圆的胖子在路上走。


正当我准备拿手机拍下这个场景的时候,有个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一回头,有些错愕,因为幻想里正式的重逢应该是这样的:在一个阳光的午后,精致打扮后的两个人,相约在一家小资咖啡厅里侃侃而谈。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两个穿着大肥裤子人字拖的人,背景还是被吹垮的广告牌和电线杆。


我们相视而笑,默契地走回家。



她比我大两岁,是小时候和我玩得最好的朋友。


后来我跟着爸妈去了别的城市生活,听家里人说,她家比较重男轻女,早早就让她出广州做工了,离开了这个小城镇。


不知不觉,我也有七八年没见过她了。


她拿着一包蜡烛,分了一半给我,说是在隔壁街买到的。在台风天,白油的蜡烛无疑是最好的礼物了,我轻轻接过。


停电停水的小城镇,其实和以前的区别并不大,只是以前的街灯稀稀疏疏在路上,现在的烛火零星在房子里。


我们点了几根蜡烛,走到阳台,在昏黄的火光里静静地聊天,有种久违的舒适感。

和她聊小时候,聊回那些一起捉蚯蚓看萤火虫的夏夜。


灯光暗淡的小城镇仿佛回到了千禧年的时候,熟悉的草丛里,两个朋友也是这样坐着聊天,这种感觉让我感到很熟悉,甚至还有一股莫名的释然。


原来,这些老朋友是一直没变的。


她趴在阳台上,说,“你可以来找我啊,你不是喜欢吃黄金糕吗?”


“我除了煎饺子还会煎很多其他的,你多点来吃,好朋友不收钱的。”


那种轻松语气,就像邀请我去她家吃顿便饭的感觉。



我总以为,这场景该像是伤感电影一样,毕竟,她放弃了曾经想要的生活,提及这种伤口要无比小心。


但说实话,在她讲出这些年来她经历的变故时,并没有多少心酸。


她说,“为什么你们总同情我呢。”


可能是因为羞愧,我不敢看她。因为当初第一次看到她在煎饺摊位时,我确实揣测她过得很市井,并且很快地选择了离开。


直到那一刻,我才发现自己对朋友的定义很狭隘。


参加过一个同学聚会之后,同学聚会被我列为“人生十大不能再做的事”之一。


一大桌子老同学坐在一起,聊着以前的事,就像反复嚼着同一块口香糖,到最后,总归是索然无味的。


当时,有些同学开始尝试讲述最近发生的趣事,但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真正的感同身受,缺席了现在的生活,就没法理解他们现在的快乐。


可怜的是,这是一场线下聚会,不存在化解尴尬的表情包。


所以除了“哈哈哈哈哈”和“挺好的”这些敷衍的回答之外,大家都只能面面相觑低头喝茶。


那天过后,我把聚会里的所有人都移出了朋友分组。



其实也不是绝情,我只是单纯认为,朋友如果不能理解我现在的生活,就是在所谓的人生岔路口和我分道扬镳了而已。


可是现在,和她聊了一个停电的时间,却忽然让我醒悟了过来。


毕竟,旧朋友不知道我的新习惯,新朋友不知道我的旧毛病,强求老朋友去接受我的新生活,不然,就把他剔除出朋友这个范畴,这未免太不公平了。


最 后


这次回来之后,我打了个电话给这个朋友,约她出来吃了个宵夜。我们坐在海边的一家烧烤档,吃着牛肉串,喝着啤酒。


旁边的老板娘,开了五六个炉火细细在煮着砂锅粥,我们一时兴起,也点了一锅水蟹粥。


服务员在下单的时候,问说:“有没有什么不吃的呢?”


正当我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她头也不抬地答了句,“别放葱,别放虾,她都不吃。”


我看了看她,忽然笑了,海边刚好吹过一阵舒服的风。


以前的那些伤春悲秋在这一刻就烟消云散了,在那以后,我就不再要求老友能时刻理解联系自己了。


因为老友本身的存在,就足够我偷偷开心很久了。




今日作者


编辑 /  Kitty

音乐 /  Wayne Gratz -《A Time For Us》

图片 / 《熟女正青春》



关注我们,看到更多人的生活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