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排插价格社区

撞“弯”片警 第93章 (流氓忠犬·匪VS 野狼女王·警)

楼主:男小说 时间:2020-09-16 16:45:25

罗战 ┃ 主角:死皮赖脸的追人伎俩充分体现着他大灰狼的本质。。。

程宇 ┃ 配角:在皇城那边胡同里边有一帅警官,制服又英挺,勤劳又能干~ 


- 蹲了几年大牢的京城混子大哥罗战,出狱后决定从良,并且挖空心思死皮赖脸狂追烂打他喜欢的很酷很man很有范儿“片儿警”程宇……

- 本文没有卧底,无关黑帮情仇,也没有勾心斗角相爱相杀~

- 只是小胡同里发生的一幕温馨欢脱夫夫恋爱轻喜剧,1VS1, HE

93、尾声六:吉祥如意一家人

 

  店老板?

  别说班长被呛得愣神儿,小徐大夫都意外了,麻团儿武不是在隔壁平安大街开炸酱面馆子吗,什么时候成了这家餐吧的老板?

  服务生也没瞎说。罗战的餐饮集团旗下好几家球迷餐吧连锁店,如今挂名的总经理就是栾小武。罗战是后台大老板,平时不掺和店面的经营,因此大部分服务生都不认识罗大老板,只认识小武总经理。

  栾小武是当年跟着罗战穷途末路白手起家忠心耿耿的好兄弟,罗战发家致富也没忘了这些小弟,让栾小武赚够了钱,攒“老婆本”。

  晓凡长大了,成熟了。

  小武也同样长大了,像个有担当的男人了。

  栾小武搂着徐晓凡,一看就是极亲热熟稔的模样,徐晓凡的脸迅速红了……

  徐晓凡的同学们纷纷惊讶道:“呦,晓凡,你怎么不早说,店老板是你朋友?”

  栾小武从班长讶异的面庞上收回威慑的视线。这要是照咱麻团儿小老板几年前的性子,很可能就直接冲到厨房,拿菜刀去了。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都是小徐大夫的同事,他哪能那么撒野?哪能让晓凡跌面子?栾小武露出笑眯眯的模样,爽快地说:“凡凡,你也不早告儿我一声,你跟你医院同事在我店里聚会啊?我好提早为你准备准备!”

  徐晓凡小声说:“小武,不用的……”

  栾小武一招呼,后厨房就忙活起来。服务生不一会儿端上来两大盘烤螃蟹,两大盘烤羊腰串、牛筋串,说是“我们老板送给小徐大夫的朋友的”。

  “我们老板说了,只要是小徐大夫的朋友,往后您几位客人来我们店,一律都打八折。”值班经理亲自过来,殷勤地招呼。

  满桌的老同学都用更加异样的眼光瞅着徐晓凡,没想到徐晓凡不言不语的,竟能交往到店老板级别的大款。

  一桌人酒足饭饱,闲着开始玩玩闹闹。

  大家把桌子清理个空地,玩儿抽积木和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一圈儿人轮流从积木楼里抽木头,谁把楼给抽塌了,谁就被迫抽签讲真心话。

  栾小武也坐过来一起玩儿,就贴着小徐大夫坐在一起。

  栾小武还特意给徐晓凡调了一杯鸡尾酒。

  徐晓凡刚想说话,栾小武说:“没搁酒精的,只有芒果和梅子汁,你放心喝。”

  哗啦啦,积木被抽塌了,黄小娟被大伙追问,除了你老公以外,你最喜欢的男人是谁?

  黄小娟说:“我最喜欢的当然我儿子了!”

  众人敲桌子说,不算,儿子不算,我们说的是成年的,毛儿长全了的,你以前在咱们班暗恋过谁?

  黄小娟死活不肯说,扛不住了,随手一指徐晓凡:“咱们班,我就暗恋过晓凡!”

  众人打滚儿不干:“你瞎说!你不说真话,就拿晓凡当挡箭牌!”

  班长眼底闪过一丝小失望,却又隐隐生出小得意,黄小娟以前在班里暗恋的人当然不会是徐晓凡,而是他。

  哗啦啦,积木楼又被搞塌了。

  这回失手的人是徐晓凡。

  徐晓凡抽的签竟然是:【从在座人里挑一个你最喜欢的,骑马打啵儿!】

  大伙一下子就热闹抽风了:“晓凡,晓凡,快上,打啵儿喽!”

  徐晓凡皱着眉,脸憋得通红:“怎么能这样呢,这样不好。我,换个签。”

  “不许换,快上,快上!”老同学们逮着机会调戏一下平日不声不响的小徐大夫,哪能放过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

  “晓凡,你平时不能得手的某个家伙,这回趁机扑倒那厮啊!”有人用眼色暗示班长。

  班长同学故意把屁股挪远了好几尺,正襟危坐,双手抱胸,警惕地瞧着,生怕徐晓凡真的借机扑上来搞他。

  “晓凡你来亲我们也成,我们其实不介意让你亲一口啦!”女同学们纷纷抛出暧昧的橄榄枝。

  徐晓凡站起来,有些进退两难。

  他咬着嘴唇只愣了半秒钟,突然一转身,坐到身旁的栾小武身上!

  徐晓凡根本没想过再回头沾惹那位曾经让他吃尽苦头的班长大人。

  班长那个表情和姿势,表面上是避之唯恐不及,骨子里却又志在必得,好像算准了徐晓凡还痴心恋着自己,还能再被他拒绝一回,再投一次湖,卧一次轨。

  徐晓凡早就不爱那种人了,自己以前可真傻。

  他脑子里来来回回想的都是,终于又见到小麻团儿了……

  小麻团儿不来找他,他也不好意思主动去约对方。他已经暗暗懊悔了,不应该伤对方的自尊心,他曾经被别人伤过,他知道那种难受的滋味。

  徐晓凡的心疯狂地跳动,跳得他快要窒息晕倒,眼睛半闭着不敢仔细描摹栾小武的表情。骑上去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涨红了脸,在众人惊诧尖锐的口哨声中,贴上了脸……

  徐晓凡不好意思真的打啵儿,只轻轻亲一下栾小武的脸。

  他嘴唇触到的地方像融化一般突然变软,他看到栾小武整张脸沉浸在惊喜的笑容里。

  “凡凡……”

  栾小武抱着人,不由分说,捉住徐晓凡的嘴,紧紧地罩住,用力地不住地亲,忘情地磨蹭徐晓凡柔软的嘴角,恨不得把这些年害相思病闹得舌苔厚重、喉咙肿痛、手脚虚热、大便干燥、满脸长青春痘的毛病全都找补回来,想死晓凡凡了!

  整间屋的人都看疯了。

  闪光灯噼啪地响,全体店员服务生都跑过来,唯恐天下不乱地喊着:“老板牛逼了!老板威武!老板好样儿的!亲上喽,再亲一个,再来一个!”

  班长也看呆了,看傻了。

  徐晓凡最喜欢的人难道不是他吗?徐晓凡怎么不来骚扰他了?怎么竟然攀上高枝儿了,跟这个店老板搞上了,比他个主治医还有钱的年轻大款?徐晓凡这种人,怎么可能这么有本事?!……

  栾小武卖力热吻的力道把徐晓凡压得不断向后仰去。

  徐晓凡窘迫地微微挣扎:“眼镜,我的,眼镜,你压到我了呢……”

  俩人中间隔着一层玻璃,太碍事了,栾小武霸道地一把摘掉徐晓凡的眼镜。

  四片嘴唇湿漉漉缠缠绵绵地含着,吸吮着,舌尖试探性的挑逗让身体的冲动更加火热。徐晓凡眼前晃动的就是栾小武微汗的脖颈,热烘烘的胸膛,紧搂着他的结实有力的臂膀……

  小徐大夫那天在老同学面前风光盖帽儿了。

  他大学念了七年,从来都没像今天这样,被人捧在手心儿里,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

  女同学们艳羡地说:“晓凡,你男朋友哦?好帅呢!我们又相信爱情了!”

  栾小武拉着徐晓凡跑进饭馆后堂,在小走廊的尽头,两个人再次贴到一起,抱着狂啃,啃得天昏地暗,口水横流。徐晓凡本来就近视七百度,一双眼水雾濛濛的,看不清东西。他的皮肤是那种水嫩水嫩的白,皮儿薄得能看出嘴角微粉的一片细红血丝,嘴唇肿得像两片烧腊肠,红彤彤的。

  徐晓凡抹抹嘴角,垂头小声说:“小武,上回的事,我想跟你说,对不起,我没有轻视你的意思。”

  栾小武欢喜地抱着人,问:“凡凡,那你告诉我,你现在最喜欢的人,是我吗?”

  徐晓凡继续脸红,满脸的毛细小血管都充着血。

  栾小武歪着头问:“你要是说你还喜欢我嫂子,那我就不瞎掺和了!”

  “我才没有么。”

  徐晓凡连忙辩解着,垂头小声咕哝了一句。

  “你刚才说啥?”栾小武跟他鼻尖贴着鼻尖。

  “我说,我,每周一三五全天班,二四六下午班,星期天我休息,可以来找你玩儿……”

  徐晓凡声音小得像一只蚊子嘤嘤叫。

  栾小武终于听明白了,开心地又狠狠亲了徐晓凡几口。

  栾小武说:“凡凡,可我还是没考下大专文凭。我高数都考三回了,死活也考不过,老师还挺较真儿,不给我通融。”

  栾小武挠着头,可怜巴巴地:“老师不通融我,我就只能求你通融我了,凡凡你疼我一回嘛……”

  徐晓凡噗哧乐了:“你考那个做什么呢,真是的,文凭根本没用的,小武,你不需要的!”

  栾小武还纳闷儿呢,晓凡凡说“文凭根本没用”的潇洒口气,怎么跟他战哥一样?

  徐晓凡其实是想通了,身旁那些学历优异出类拔萃的高材生们,又怎么样呢?有哪个比眼前这只小麻团儿对他更好,更真心,更可爱?在那段最抑郁灰暗的日子里,寂寞伤心单相思的日子里,是这个痞痞坏坏又脸皮很厚的小麻团儿一直追随在他身边,从不曾离弃……

  正值金秋时节,风和日丽,越野车载着两对小情人儿,欢欢喜喜地开去京城郊外的十渡风景区。

  罗战开车,带着他家小警帽儿。

  程宇一边欣赏沿途景色,一边吃葡萄,脚边摆着两只大号保温包,点心零食水果装得满满的。

  车后座上坐着罗战的小弟和弟媳妇。

  栾小武和徐晓凡一开始还规规矩矩地坐着。

  车才开出西便门,那俩人已经贴成奶油连体双棒。

  开到岳各庄,程宇透过倒后镜一瞧,徐晓凡被堵着嘴,脸蛋揉成红扑扑的面团儿,后脑勺挤在窗玻璃上……

  上到京石高速,罗战从后视镜里一看,后座半边儿是空的,栾小武那混球霸占了小徐大夫的位置,徐晓凡则彻底坐到栾小武大腿上,俩人啃得火热,几乎喘不过气……

  罗战忍无可忍地低吼:“咳,咳,你们俩!”

  照这形势,还没开到目的地,这俩人肯定要躺倒在后座上,直接真刀真枪肉搏了!

  罗战哼道:“差不多行了啊,警察叔叔扫黄了!”

  坐在前座的警察叔叔翘着腿,眯着眼,悠闲地继续吸溜葡萄……

  栾小武依依不舍地撒开手,徐晓凡意犹未尽地红着脸,俩人重新坐端正。

  忍了一会儿,徐晓凡从食物袋里拿出洗干净的葡萄,开始给他家小武喂葡萄。

  小徐大夫那是缝绣花针的灵活手指,剥葡萄皮儿剥得干净仔细,一颗一颗地喂给栾小武,别提多么体贴,让罗战从后视镜里看得既肉麻又不爽。

  果然人家正值热恋中的小两口,跟咱老夫老夫的,没法儿比。

  而且还年轻好几岁,身体棒,火力壮,性能力强。

  小两口恩爱的,麻团儿武最近把烟都戒了,说是媳妇不喜欢烟味儿,有烟味儿不给亲嘴儿了,所以戒了。

  罗战哼唧了一声,眼睛瞟向程宇,伸手过去捏程宇的大腿。

  “干嘛?”程宇懒洋洋地。

  “我也要。”罗战张开嘴。

  程宇白了他一眼,你小孩啊,你多大了啊,还要人喂你,肉麻不肉麻啊你!

  罗战不乐意了,哼哼着,怎么着,老子在你面前就是一小孩,我今年七岁半,我就要你喂,我就肉麻,凭什么啊,你看人家徐晓凡多疼他男人,你就不疼我!……

  俩人用挑衅的眼神互相较劲,程宇嘲笑地看着人,伸手过去往罗战嘴里填进一颗最大的葡萄,随即就被罗战咬住手指,狠狠地一吮……

  十渡景区的溶岩地貌有山有水。拒马河像一条清澈的白练,又像一条蜿蜒的蛟龙,河水转过狭窄的谷底处,被岩石推挤着发出隆隆的水花轰鸣。

  两对人马穿着救生衣,各驾一只小皮筏,沿着拒马河漂流而下,在湍急的河道里挥舞船桨与浪花搏斗……

  程宇坐在前边掌舵,稳稳地向峡谷深处进发。

  罗战玩儿心大起,疯起来没边儿,坐在后边儿跟另一条筏子上的栾小武打水仗。俩人你一桨,我一桨,栾小武躲避不急,被罗战凶猛的攻势直接拍下了船,在水里嗷嗷地抗议。

  “战哥你欺负人,你欺负我和晓凡凡打不过你!”

  “小警帽儿快来啊,管管你们家那位啊,太过分啦!”

  罗战得意地叫嚣着:“别喊了,没用,警察叔叔跟老子是一伙的!”

  徐晓凡那可怜孩子,眼镜儿掉水里了,俩眼一麻黑,直接让小皮筏失去了方向,在河道中间团团转……

  皮筏驶出激流区,沿着水流汇入宽阔平静的河面。

  峡谷的两岸翠峰林立,泉眼喷流,峭壁上灌木如织,山花遍野。

  两只小皮筏在水面上畅快地漂移,漂过醉人的十里花香,阵阵笑闹声在山谷里回响……

  夕阳在河滩上洒下灿烂的余辉,两对情人儿在河滩上歇脚,野炊。

  栾小武提着长长的钓竿,在小河沟里钓小鱼,捉小虾。

  徐晓凡提着塑料小桶,寸步不离地跟着,掰手指数他家小武一共钓到多少条小鲫鱼。

  罗老板在河滩上用鹅卵石垒成一个山顶洞人简易版小灶,架起小锅煮鲫鱼汤,烤玉米饼,做贴饽饽熬小鱼。

  程宇在罗战面前是从来不干家务活儿的,一个人懒洋洋地躺在岸边大石头上晒太阳。岩石上晾着俩人脱下来的湿漉漉的衣服,程宇裸着上半身,夕阳在他身体上铺陈起一层暖金色的美妙光泽……

  栾小武玩儿到开心处,把他家徐晓凡背起来。

  他背着好不容易追到手的媳妇,在河滩上兴奋地欢呼着跑来跑去,清澈的溪水里倒映出两张紧贴在一起的欢乐的笑脸。

  罗战悄悄地摸上大石头,偷袭半闭着眼打瞌睡的程宇。

  程宇眼角的余光扫到人,就地一滚,扫堂腿扫倒罗战。

  罗战栽倒,趁机抓住程宇的腿,俩人滚作一团。程宇笑着,没有反抗,让罗战轻松地将他压倒,揉着脸深深地吻下去,唇舌交融,品尝着风雨平静之后最甜蜜惬意的爱情的滋味儿……

  ****

  暖风吹绿了后海岸边的大柳树,街边绽开一丛丛鲜花,古老的城墙在又一个生机勃勃的春天里苏醒过来。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们,用匆匆的脚步营造着他们祥和美满的生活。

  华子跟他那勤劳贤惠的未婚妻领了证,摆了酒,迈进幸福的围城。

  吴大满家的小孩正值最皮实的年龄,上小学了,平时不怎么折磨家长了,到学校折磨他们老师去了。

  潘阳走着程宇当年的老路,在相亲市场上屡败屡战,仍然为早日脱单寻找到属于他的甜蜜归宿而努力奋斗,不屈不挠。

  罗战后来也听说洛杰的近况。奶酪儿彻底抛却掉这座城市的回忆,背着行囊离开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家乡,孤身南下深圳,在那里继续从事某个职业,直到有一天,遇见他的贵人。

  一个富婆一来二去地,在床上对他动了真感情,把他带回家。

  他们结婚了。

  小奶酪儿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荣华富贵,一尊无比牢靠的白金钻石饭碗。他的富婆太太特别爱他,对他极好。那女人对奶酪儿就只有一点微词。结婚时间愈久,她的英俊迷人的丈夫时常在床上袒露出渴望受虐被爆的怪异心理,甚至某些更为窘迫的性瘾癖,让富婆太太摸不着头脑,无所适从……

  罗战跟程宇说:“宝贝儿你现在可以对我放心了,小洛那人彻底转性了,任谁也想不到,这人竟然结婚了,他娶了个女的!程宇,这世上已经没什么事儿是不可能的,也就只有我对你,那是坚贞不屈,海枯石烂。”

  罗战的前“嫂子”豌豆蓉儿也早就从戒毒所里出来了。

  傍晚的街道上人流杂乱,豌豆蓉儿背着画板,从美院校园的大门扭搭扭搭走出来,不理会身后的指指点点和窃窃私语。

  他纤瘦的身子在车流中穿梭,透过发帘静静地一瞥,眼角滑过一辆黑车,侧影肃杀。

  豌豆蓉儿愣了。

  他突然回头喊了一声。

  他把画板扔在地上,追出去足足跑了几百米,两只手像毒瘾复发似的颤抖,喉咙都喊哑了:“强哥!!!强哥是不是你!!!”

  “罗强你混蛋你最坏了!!!你给我回来!!!”

  入夜打烊了的“老球迷”餐吧里,柔和的灯光笼罩着成双成对笑闹着的人。

  栾小武和徐晓凡坐在沙发里唱K。栾小武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家晓凡,一板一眼地唱着:

  “看时光飞逝,我回首从前;

  “曾经是莽撞少年,曾经度日如年!

  “我是如此平凡,却又如此幸运,我要说声谢谢你,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

  俩人唱到激动处,脑袋瓜凑在一起摇晃着,像两个傻得冒泡的小孩儿,一齐唱着:“让我将心中最温柔的部份给你,在你最需要朋友的时候;

  “让我真心、真意、对你、在每一天——”

  罗战实在忍不下去了,被那俩人快要闪瞎狗眼!

  罗老板走到哪儿一贯都是那个最爱显摆最得瑟的人,啥时候风头被小的们给抢走了?他把话筒抢过来,把那俩小情人儿挤到一边儿,招呼程宇:“程宇过来,咱俩也唱一个,给他们瞧瞧!你过来……你给老子过来!!!”

  程宇那种人,从来不开口唱歌的,直到罗战急得吼起来,才懒懒地抬屁股走过来,还挺不情愿地坐到罗战身边儿,嘴角却隐现淡淡的笑容。

  程宇是脸上骄傲,心里也臭美着呢。

  这些年,罗战给他唱的每一首歌,每一次求爱,每一句曾经打动过他、震撼过他的话,他都记得。程宇嘴上虽然不说,两个人相处时点点滴滴的美好,他都铭记在心。

  那是罗战给他的感觉,是被人完完全全包容着、宠溺着的感觉。

  罗战唱着:“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

  “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

  “哎哟,肉麻死喽,甜蜜死喽!”大伙以往哪听过罗老板唱这种腻到齁嗓子的邓丽君式情歌?暧昧的口哨声疯狂四作。

  “一起唱。”罗战对程宇耳语。

  他用毫不掩饰的目光望着程宇,眸子里燃着火苗,像要燃烧对方、吞噬对方。他从程宇眼里看到点点烂漫旋舞着的光芒,那是散发着甜美的、钟情的味道。

  仿佛是不由自主地,程宇也拿起话筒。

  程宇张了张嘴,想要找那个调子,却还怯怯地,发不出声。这人脸皮最薄,要面子着呢,从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献过丑。

  罗战猛然搂过程宇,紧紧地搂着,扔掉自己手里的话筒,攥住程宇的手,俩人用一支话筒。

  “轻轻的一个吻,已经打动我的心——

  “深深的一段情,叫我思念到如今——”

  俩人热烈地贴着脸,嘴唇几乎贴上,罗战一边嚎着他有多么爱程宇,一边耍赖地偷吻程宇的嘴……

  程宇推拒着他,笑着,露出一口漂亮的牙。他嚎出来的声音完全都不成调,却是发自内心的、最幸福快乐的倾诉。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

  我的情不移,我的爱不变,月亮代表我的心……

  多年前,他们曾经在茫茫人海中遇到彼此,上一世肝胆相照。

  多年后,他们仍然在似水流年中珍爱彼此,这一生从未放手。


  ——全文完——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